2020/9/25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影治疗电影治疗

在电影中遇见另一个自己

无论是有拍摄梦想与冲动的实践者,还是置身漆黑影院中去看电影,都会遭遇与自我的冲撞。逃避不如接纳,只有去审视自己的伤口,才能让伤口有好转的可能性。——Psy525.cn
当摄像机的镜头划过,一个无意识的镜头,往往也包括若干自己内心的秘密。这时候,电影成为我们表达自己的工具,就像博客、微博客。多元化的时代,技术不断创新,使拍摄电影的梦想不再那么遥不可及。
只是当年已惘然,
王大鹏说,在拍摄第一部DV作品时,心底坚定,道路明晰。那时候他是中国传媒大学的硕士生,看了贾樟柯和侯孝贤的电影,颇为触动,加上老师那句煽动力的话:“现在不拍以后就来不及了。”他当时不知轻重地找了少量经费,回青岛老家拍摄了一部属于自己的故事片,演员全是自己的朋友,“去寻找我们共同的成长年代的记忆。”
剧作是虚构的,讲的是一个类似于《小武》的小混混的故事,青岛人叫“小哥”,不务正业,游走在正常社会秩序的边缘。这个过程不可避免地带上了王大鹏个人的记忆。“第一个镜头就是剪影,那孩子去找奶奶说话,两个人说了六七句话,基本上是沉默。”
王大鹏出身于双职工家庭,有很多独自被锁在家中的经历,和奶奶的关系不是特别亲近,见到奶奶,经常不知说什么好。可是,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又极为接近,奶奶对他的好,只有到了成年后才能慢慢想明白。
“现在回头看,这个镜头,就是不时在我潜意识里翻滚过的我与奶奶的关系。”影片中的小哥一路摸爬滚打,最后欠债,要去外地躲债,和奶奶告别后,他和跟随他的两个小混混去海边放花炮,在手中升起后再在空中炸开,远处是海天茫茫,什么都回不去了,非常茫然,王大鹏觉得自己这个镜头已经可以进入优秀电影的行列。
“为了让我发现自己的心理问题”
拍摄故事片,类似于借他人的酒杯浇自己块磊的旧话,其实,很多拍摄者的行为,都有自己的影子,想要表达的情感。
季丹在几年后看自己在陕西拍摄的《地上流云》时,特别有这种感触。她形容自己前些年的状态:“活不在当下,总觉得日常生活很无趣,看周围的东西都不顺眼,自己上不去,又下不来,基本上是处于云端的状态。”
这种日常的状态使她在拍摄时也有了异常感觉,几年后看自己辛辛苦苦拍摄的镜头,突然警觉:“我其实不在现场。”何谓不在现场?就是镜头里面有很多东西,但都是按自己的主观心态去索取的,和日常生活是拧着的。
“主题是一对父子,关于陕北父子关系的故事,父亲要固守乡土,而儿子是个折腾的远行者,闯荡中不学好,打架,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当时我拼命去认同父亲,总觉得,父亲是值得称许的那方,外面的世界被我描绘成了黑暗的世界。”这部片子放了几年,她无法完成剪辑,因为总和自己的内心拧巴,现实中拍摄到的东西和她当时的观念相违背,可是她不能接受——觉得拍摄的东西不符合自己的心态。
“我那时候甚至很不愿意拍摄坏人,特别是奸商,贪官啊,所谓社会上有势力的那批人,觉得他们特别丑恶。”
在季丹的镜头中,她努力创造一个对立的世界,直到这几年重看自己那些镜头,她明白了是自己去回避了真实的世界,那种灰白地带被她所摒弃了。
“现在回看自己曾经拍摄的片子,简直就是为了让我发现自己的心理问题而存在的,告诉自己,前些年我的心态不解决,就不能愉快地生活。”
寻找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在中德心理医院工作的王垣看来,许多著名导演其实都在用电影来解决自己的内心问题,包括一般人看不出迹象的电影。比如希区柯克的《美人计》和《西北偏北》。
“特别明显,是他的男性自我和女性自我在冲突的表现,电影中男性总是在强迫女性去屈从,可是他有深爱着那个女性,其实是导演自己内心问题的外部形象化。”
“最近我一直给我的抑郁症病人们推荐一部动画片,叫《玛丽和玛克斯》,故事很简单,就是两个有强烈孤独感的人素未谋面,却通过写信发展了友谊,十多年的交往后,患有自闭症的玛克斯最终获得心灵平静,他的惊恐逐渐消失,升华,自己宁静地走向死亡。”
许多患有抑郁症和社交恐惧症的人,总觉得自己是世界上唯一陷入痛苦绝望境地的那个人。这部电影的最大好处就是告诉他们,在遥远或者临近的地方,有人正经受着同样的痛苦,这种痛苦并非不可缓解,这对于他们就是一种安慰。
王唯,一位公关公司的高层经理,43岁。他很清楚地能体会到这种寻找世界上另一个我的心情。他是狂热的法国电影迷,总觉得法国电影里对人生状态的描绘,可以使他最大限度地解决孤独感的问题。“前年我离婚,妻子莫名其妙离开了。那时候我快40岁,没有小孩。我陷入一种恐惧状态,觉得自己将孤独而终老,就那么黑暗下去。”
他开始尝试每天看几部喜剧,可是那种青春喜剧被证实完全是隔靴搔痒,他转而去看悲剧,可是,很多苦情电影都以死亡而告终,似乎死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剧,他也不认同。
偶然中,他看到一部叫《在我死去之前》的电影,描绘一位60多岁的老年人的生活状态。老人身体虽已衰老,可是心并没有老去,还需要恋爱,也需要别的肉体,结果只能花钱去买,周围的朋友都在一个个告别人世,甘心或者不甘心。
“我看了之后,特别有顿悟感,因为我在那里面看见了自己。原来,孤独是威胁每一个人的,关键是看你怎么选择。我可以自怨自艾地活下去,也可以重新开始,寻找自己的新的未来。”电影在某一时刻,奇妙地让你与另外一个自己对话,相信这种感受每个人都有,而且又那么不同。

文章转载自525心理网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