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19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梦的解析梦的解析

从梦屏概念谈梦境的上演以及精神分析的工作(一)

精神分析一直透过对梦的解析开展对无意识的解密工作,借此让无意识的部分透过前意识最终进入意识,让情感和无理性的幻想和欲望得以理智化而产生效用。在这种符号解密的过程,除了弗洛伊德早期的著作外,似乎很少人会直面梦到底如何把这些符号的欲望变成图像这一问题的。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比如一个人属狗,然后在梦里被一只具体的狗代替,却并非如同在白天口误把这个人一下说成一只狗。为了区分口误、遗忘和梦中无意识工作方式的区别,那么梦屏(Traumhintergrund)这个概念就显得非常重要。Hintergrund是背景、底本,因此表达的是梦呈现的背景,屏幕。当然,我们与口误对比并非唯一的研究梦屏的理由,梦的剧情上演如此复杂,对其的研究在何时涉及简单的图像化(某只狗在梦里以该狗的形态出现),何时涉及单纯的语言或者符号的链接(如想表达某人是狗而梦里他在吃狗食),何时混合二者(骂人是狗而该人以狗的形态出现),是需要一套理论支撑的。同时,这个理论还涉及弗洛伊德第一拓比学提到的精神病的议题,因为在精神病的幻觉现象被弗洛伊德等价于梦,然而,梦并非精神病,我们并不是白天是神经症晚上做梦就是精神病,因此,这个概念涉及许多复杂的精神分析议题,值得对其研究。

为了了解梦屏,我们需要首先看看梦的剧本如何编排,就如电影一样,如果没有剧本,如何选演员和摄影布景呢?

(1)梦的剧本本身就涉及一个符号学到叙述学。在欲望图中拉康把音素,词语,词组,句子到文本都放置在言说与话语的轴线中,无意识可透过打破上述各层单元参入意识活动,作为无意识压抑物之返回。该压抑(如口误中本应说出的词)与返回(口误真正说出的词)构成动力平衡,我们在之前的多篇文章已经详细分析过了,这个结构语言学支撑下的理论也因此与阐释学无关。我们翻开古代的书籍如老子,论语,都能发现很多的古今注疏来对原本经文进行阐释,然而,精神分析和阐释学无关,阐释的作者本身参考或者依赖某种个人或者前人智慧,对原本文本加以诠释。精神分析家并没有这样的一个参考的知识,因为精神分析的著作不涉及某个理想,而是涉及无意识表达本身,尤其无意识本身超越意义,涉及某个活着的主体(而非作者已死后的文本),该主体以能指的形式出现。文本的组分单元需要透过所谓白日残余(白天的一些生活遭遇的挫败的印象)的影响下唤起类似的无意识的回忆之物,并于此同时构成一个幻想,产生白天挫败的愿望的满足【噩梦以及被惩罚的梦与此并不违背,我们在最后会专门予以讨论】,至此文本书写成功。

梦中的无意识过程:原初过程被弗洛伊德称为快乐原则支配,等价于今天我们说的意淫。我们稍微举个比较典型的例子:一个硕士要毕业的因为实习刚短暂外地居住过的分析者回到宿舍,晚上梦到自己一直在学校但找不到宿舍,走了很久到了一个较为陌生的地方,宿舍有很多很多层,自己要做电梯上下很久,而大学或者高中的宿舍都不需要电梯。好容易找到这个地方后,自己的宿舍中有高中的同学胖子与本科的同学住在一间,然后他自己坐到自己的床上很高兴跟他们说自己不用去实习了。我们要补充一句他是跨专业的研究生,本科的实习和当前硕士阶段的是完全不同类型的。然后,这里的本科的同专业的同学也不是自己本身本科的室友。不过,这些本科朋友和高中的同学胖子的共通点在于他们都很有钱,不愁毕业的问题。胖子读完高中就没有继续读书了,自己跟着父亲做生意。这几个本科朋友是社团活动认识的,是经济金融类专业,毕业也很顺利,很快就买房买车结婚了。这种剧情的梦,显然透过和当前的情境对比很容易了解其意图:从实习地返回,和梦中这些人的安逸和顺利的事业对比,自己则还在实习,实习代表毕业,也代表自己的改变。第一个是高考进入本科专业的最后阶段,这个是失败的,所以才需要跨专业考研,对本科的全面否定的代表就是胖子,根本没有高考;而自己放弃经济类专业考了研究生现在实习阶段又不顺利才产生了对这几个自己本科原专业毕业而没有任何困境的人作为对比,出现在宿舍。因此自己和他们住在一个地方:宿舍不再仅仅是宿舍,而是代表阶层;同样,之所以以宿舍来表达,还因为自己刚从实习地返回到自己的宿舍。因此这个梦是当前实习的挫败出发,对高考后的自己的一次总结,愿望则是一种白日梦,要是自己如胖子那样就好了,要是自己如本科那几个同学,那也不错。我们选择这种剧情的梦而不是各种符号谜题的梦境,就是为了更好凸显剧本和最终梦的上演的部分,大多数人的梦,都是二者混合。对此,可见此前我写的文章《四个梦例解析或文化、语言机构和主体性的关系》、《何谓拉康的大他者:以一个梦的分析为例》。

(2)梦的剧本的设定由于是自编自演,因此选角都首先涉及自我,进而是各种相关记忆或者幻想涉及的人物。然而,有时候无意识为了隐藏,在选角上也会下工夫,有时候是为了能让故事编织,选角的时候需要把不同的人物合并在一起,比如让高中同学和大学同学一起住一起,让梦的奇幻剧情得以前仆后继地顺利过渡,或让奇怪东西看似稍微有些道理,比如这个梦中的大学宿舍的楼道,但是内部床和布局却更像梦者高中的宿舍。弗洛伊德也曾讲过自己梦里的对话者鼻子像舅舅而脸象父亲,这样结合了二者的特征。透过这个维度,我们了解到,语言的各个维度可能掺杂进的意义也可以在人物形象上下手。这样,从剧本的语词(前文我们提到的狗的例子)到剧情编排与人物选角(上面的梦的例子)都涉及到扭曲和变形,以期将白天的影响心境的挫败事物,透过过去的相关事件,一起表达为某种愿望的满足,构成梦的叙事剧本。

(3)梦屏:梦屏上的加工,或者说最终构成的摄影过程,就是我们本文所谓的梦机制的最关键的部分。这个部分涉及的内容我们继续用电影来比较,因为电影是最接近梦的场景这种精神现实的事物了。只是如同选角一般,更为复杂的在于梦者本身是梦的导演和摄像师与布景者,与选角类似,梦者在完成这三项工作的时候仍旧提取已知的经验元素:如前面的宿舍(高中+大学宿舍)与大城市阶层的差异(以大厦的电梯代表)。我想这并不难以了解,然而,对于一个精神分析家而言,如何透过梦屏的结构找寻到无意识幻想的主体才是关键。大家也许会说透过前文我们已经解释了这个梦境了啊。我们正是要对这种剧情式的梦为基础,对梦屏的结构进行一次系统的分析,毕竟在很多时候,梦会比这个简单的愿望满足的梦复杂。在这个梦这里,由于没有多少符号的谜题,唯一核心的在于阶层以电梯代替,在文化中这也并不难理解。不过,这种对照首先见于梦境中的自我和相关的人物,与这些人物的对比(透过他的联想和当前处境)得知和确认,展开整个梦的意义。那么,如果符号的谜题下的欲望可以透过莫比乌斯带表示:属狗的人-狗,阶层-电梯,找不到前途-迷路(找不到宿舍即找不到安居之所);那么,梦的屏幕则展现和上演由于涉及形象,则整个需要一个二维流形来代表。拉康以交叉冒来表示:


然而,如果仅仅透过交叉冒,我们只能把符号变成形象:如属狗的人不仅仅以狗这个词代表而且变成梦中的狗的具体形象。阶层变成梦中的带电梯的高楼而不是白日幻想中的相关念头。这个过程被弗洛伊德称为Rücksicht auf Darstellbarkeit(具象化)。我们把词语游戏到具象化表述为下图:

不仅如此,这些具象的过程还涉及经验(如上面例子中高中和大学宿舍的元素)的纳入。然而,我们讨论梦屏的核心功能这才只是刚刚开始,因为在梦屏上,显然具象化(透过过去经验的人物事物的形象和场景和幻想实现的符号化的剧本来实现)的同时,梦者的自我还需要在这个轴线上同时奔跑,梦中的梦者毕竟是如此清醒,他并非不思考,他遇到悬崖会恐惧,遇到危险会躲避,他唯一不那么在意的是那些梦的怪诞性,比如为何高中同学会和大学同学在一个宿舍?又为何宿舍在自己从未住过的高楼内?
对此,我们如何加以考虑呢?为了简要说明,我们需要区分梦的剧本和剧情中的主角的思绪,进而,我们可以理解,就好比我们已知在看科幻片就不会对出现外星人出现怀疑,已知是香港武侠片,有人会飞就不那么惊讶。然而,在这些之外,主角仍然会在已知剧本的游戏规则下起伏:外星人的入侵,或者降龙掌的威胁。文章转载自心理学空间。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