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26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梦的解析梦的解析

梦(二)

所有与这些梦中意象有关的事实、想法和感受都被荣格学派称为个人联想,成年的梦者很容易发现它们。然而,孩子们的梦通常反映的是他们父母的问题,因此他们的梦被他们父母的联想所照亮。所有这样的联想都属于一个更广泛的概念,即“个体放大”。

个人联想不能和弗洛伊德提出的自由联想相混淆。自由联想意味着从联想到联想。这样的实践倾向将注意力从梦的意象中转移出来,因此,诠释很可能被扭曲。荣格主张保持与意象的接近,即“围绕着”它。

除了梦者的联想之外,治疗师通常可以帮助来访/梦者回忆额外的个体放大:在梦者生命里发生的事件会和梦中的意象有联系。比如,一个中年妇女在五月里做了一个梦,她梦到自己去看望她的母亲,而她的母亲很暴躁和冷淡。梦者说她在做梦之前的几天莫名地感到沮丧。在知道她母亲已经去世后,治疗师询问她母亲去世的时间。梦者回答说是“去年夏天”。在治疗师和来访者同时查阅了他们的笔记后,他们发现梦几乎正好发生在母亲去世的周年纪念日。梦者想起那时她的一个孩子病得很厉害。虽然她对母亲的去世感到很伤心,她却没有时间全身心地去体验这个过程;这个梦帮助她体验和表达她的悲伤。

除了个人联想,还有其他关于梦的意象信息并非来源于个人经历:这样的信息来自人类的传说。例如:神话、宗教仪式和人类没有文字时的文化实践。像梦中的森林,可能让人回想到女神阿尔忒弥斯漫步的那个森林。这样的内容来自集体无意识,被称为原型性的对应部分。根据荣格和一些梦研究者的说法,孩子们的梦中有着大量原型性的对应部分。这种梦被称为原型梦。

许多文化和个人经历的原型梦是极为超自然的(令人敬畏)。这样的梦被视为大梦,可能携带的是整个群体而不是个人的信息。

个人联想和原型性的对应部分两者都由放大(amplications)组成。即使一个梦里只有一些意象,放大的数量也是相当大的。所以,持续写下所有这样的信息是非常重要的。

在放大的情况下,我们转向另一个我们需要的主要信息:在这个梦降临之前,你的生活中正在发生什么,包括外在的和内在的。这些信息主要是由那些对你在情感上影响深远的事件和经历组成,但是它们的意义可能未必会立刻呈现出来。从做梦前的一两天前开始,又或者一个更长的时间段:也许是一件正在发生之事持续的时间,也许是你遇到的困难持续的时间,也许是你做决定所用的时间。比如,你可能正在经历家庭冲突,考虑换工作或者希望能够有一段假期。同样重要的是你的内在情绪状态。在做梦的时候,你的整体感觉是快乐?焦虑?沮丧?所有这些事件、体验和感受都由你的意识处境(conscious situation)构成——你的生活中正在发生什么。

但是,每一个梦都只是许多中的一个。对一个梦之前系列梦进行思考可能有助于对它的理解。这一系列可能由所有你能够记起的梦组成,或者由所有那些特别生动的梦组成。然而,通常你会从少数的梦中获得更多益处。例如,在一个漫长而艰难的生活环境中做的那些梦,或者——出现一些特定意象的几个梦。如果你在接受心理治疗,这个系列可以是自治疗开始以来做的所有梦,也可以是治疗期间的关键时刻,或者那些在两个治疗会谈之间发生的梦。一晚上做的所有梦也可以被视为一个系列,但是它们通常紧密相连,也可以被视为一个梦。

反复出现的梦——本质上是同一个梦的重复——会形成一种特殊类型的系列梦。重复通常意味着这个梦特别重要。通常这种重复的梦只有在被正确诠释了之后才会消失。

所有使用放大法搜集的信息、意识处境和系列梦都有一个名称,那就是梦之背景(dream context)。

我们如何处理这么多素材?我们先寻找这些事实之间彼此的连接:共同的主题指向一个特定的问题、情结或难题,而梦可能会做出评论。比如,一个男性的梦描述了三个人的形象:一个他曾经一度差点和她结婚的年轻女性、一个正在经历离婚的朋友和一个为梦者主持婚礼的牧师。这里的共同主题是婚姻。梦中的问题可能是如何处理他婚姻中的冲突。250这里潜在的情结可能是他害怕自己会成为一个不称职,即失败的丈夫。

如何接近诠释

即使有这么多的素材,甚至可以确定彼此的联系,我们距离诠释也还有相当一段距离。不过,以下这些有用的指南可以被用来逐渐接近这个目标。

第一条指南,即避免假设(avoiding assumptions),可能会让释梦新手觉得好笑,因为他们可能连要避免的假设都没有。然而,很多人都听说过弗洛伊德的假设(不管是否有他的名字),那就是每个梦都揭示一种性冲突,以满足愿望。做出这样的假设很可能会扭曲释梦的过程。荣格认为梦的意义是不可能在放大和诠释之前就知道的。

一个流行的假设是梦可以预知未来。偶尔,梦会预知未来(就像前文提到的法老的梦)。更多的时候,梦指向的是当下。它们描述的是无意识心灵对梦者的计划、行为或态度的看法。

在促成避免假设的时候,荣格坚持认为梦呈现的就是它要表达的:它不需要伪装。(他的观点与弗洛伊德的观点形成对比,弗洛伊德认为梦者知道的内容是“显梦”,而梦者的无意识愿望是“隐梦”。)举一个这方面的例子:这是一位女性的梦,她在梦中试图将她的双手清洗干净,但是失败了。因为“脏手”这个词是不道德行为的一种隐喻,所以看起来,这个梦有反过来对她的一些行为进行道德评判的意味。

虽然梦呈现的就是它想表达的,但是它使用的是象征的语言。“象征”在这里并不意味着一本“梦的词典”里面有每一个梦中意象的固定意义。这样的一本词典说一盏装满油的灯的意象“表示商业活动具有令人满意的结果”。这样的诠释是武断的,它会使你对梦的分析变得贫乏甚至扭曲。

荣格认为一个象征是对相对未知的心灵内容的一种最好的表达方式。因此,灯的意象的含义只能通过梦中出现这个意象的背景知识来发现,包括意象之间的相互连接。有了这样的知识,这个灯可以意指,比如:照明;一个自古就很有用的物品;一种装饰品;对梦者生命中一个特定的人、地点或者时间的提醒。诠释是对这种意象的含义的一种推测。

尽管一个特定的梦的意象通常对每一个梦者来说都有一个独特的意义,但有的时候这个意象会有一个相对固定的含义。这样的含义适合于具有一个普遍文化含义且与个人意义不相矛盾的情况。比如,一个洗礼仪式的梦的意象可以被视为一个相对固定的精神净化的象征。尽管这是它在基督教亚文化里的确定意义,但它只是相对固定的,因为洗礼在基督教出现前就有。此外,这样的诠释可能也不适用于没有宗教归属的梦者,或者不认可洗礼的梦者。

尽管我们可能想要从我们的梦中得到指引,但是通常梦并不会告诉梦者该去做什么。可以说肯定的是,如果梦描绘的是梦者处于一个危险的境地,那么似乎可以采取行动来避免它。尽管如此,梦并不会指出避免危险的特定方案,而是给出多种可能的渠道。因此,梦描述出无意识“看到”的场景,并将决定权留给梦者的意识。

诠释中最重要的一条指南是把它视为梦的语言的一种转译,可以把梦的语言比作为一种被重新发现的已经灭绝的语言。古埃及语就是一个例子。在它被破译之前,没有人知道如何在英语中找到对应的词。当现代学者发现古埃及文字时,他们用整个上下文和字符的用法来识别字母和单词,然后翻译出文本。同样,在释梦时,我们参考意象被使用的情境和各式各样的方式,以此来获取每个意象和整个文本的含义的线索。

梦意味着什么

一个梦可以有不同的意义,这取决于它聚焦于主观还是客观。如果你梦到十年没见过的约翰表哥,这个梦是在告诉你有关你表哥的事吗?可能是,但可能也不是。因为约翰表哥并不是你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个梦更像是在告诉你,你自己的一部分会让人想起约翰表哥。荣格将这种信息称为主观诠释。

在与梦之关系中,主观并不带有非实在或幻想的内涵。相反,这一描述唤起的是梦者和梦中人物共同的特质和态度。因此,这些意象通常描绘出梦者人格的一部分,比如,阴影品质:未被认可,却往往对梦者而言是消极的那一面。

主观方法最容易被用于理解梦中的人物关系,但这一概念也适用于非人类的形象,甚至是非生命的形象。完形疗法(格式塔疗法)使用的就是这一概念,认为梦者在梦中会将每一个意象都表现出来。

但是如果你梦见了作为你日常生活一部分的伴侣呢?梦的诠释可能会给你一些对你的伴侣或你们两人之间感情状况的洞察。252这样的诠释就是一种客观诠释。

在这种情况下客观并不意味着没有偏差。相反,这意味着梦经由梦者的无意识提供了对客体,即一个具体的人、动物、地方或事物,以及梦者与这个客体之间关系的看法。

一个人该如何知道什么时候做主观的诠释,什么时候做客观的诠释呢?一般来说,一个主观的诠释意味着梦中的形象呈现的是对梦者现实生活没有太大意义的某人(或某物):一个远方的亲戚、一个许久不见的熟人、一个名人、一个历史人物,或者梦者完全不认识或虚构的一个人。

例如,对以下这位45岁未婚女士的梦而言,主观诠释似乎是恰当的。梦的内容是:她的侄子死了。梦的内容包含的事实是这个男孩是她唯一的兄弟的唯一的儿子,而这个侄子和梦者之间在情感上并不亲密。作为家族姓氏的继承者,他似乎是家族传统的化身。由于梦者过于倾向于顺从家族的期待,男孩死亡的意象暗示着她被传统所束缚的倾向可能要结束。

如果梦中的形象是梦者现实生活中某个很重要的角色,即配偶、性伴侣、家庭成员、亲密的朋友、雇主、合作人或者(心理治疗师或者其他专业人士梦里的)来访者,那么这就可能需要客观诠释了。

以下是一个似乎需要客观诠释的梦:一位年轻的男士最近结交了一位年轻的女士,并且对她非常倾心。他梦见他的新朋友是性滥交者。他和他的治疗师得出的结论是:这个梦在告诉他一些关于这位年轻女士的事情。因此,他对她的无意识感知不同于他意识层面的看法,所以他决定在这段关系中谨慎地行动。后来,他发现她的确是滥交者。

在决定是客观诠释还是主观诠释时,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形象是否被描述得如照片一样真实,也就是说,是否就如现实生活中梦者所知道的样子。如果是这样,这个形象一般从客观的角度上考虑。如果梦中的画面与现实中的人有明显不同,那么不相似的特质很可能是梦者的(主观)属性。

某个与梦者关系亲密的人被扭曲的意象可能仍然指向一个客观诠释。举个例子:一位22岁的女士梦见她的母亲是莎士比亚《麦克白》中的女巫之一。梦者对女巫的联想是“恶魔的力量”。在客观地理解这一意象时,我们不需要得出实际的母亲完全就是恶魔的结论。相反,梦者开始意识到她的母亲使她253(女儿)在情感上和经济上都依赖她,因而处于母亲的控制之下。她的控制非常有力,以至于让她的女儿有种她的母亲是女巫的感觉。还有就是,女儿可能对母亲的看法过于乐观,以至于缺少对母亲一直都有的负面存在的觉察。

区分主观和客观的含义对正在对自己的梦进行工作的治疗师而言非常重要。我们必须考虑:当一个梦里出现来访者时,这是否关系到治疗师的主观心灵或来访者的客观心灵?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遵循和所有其他梦一样的指南。无论我们找到什么样的答案,将我们的梦告诉来访者都很少是一个明智的做法。

在我的经验中,关于来访者的梦虽然不常见但是非常重要。事实上,梦见自己的一个来访者意味着他触碰到了我自己的什么。因此,梦很可能(从主观上)让我对自己的心灵有了新的洞察,或者为我提供了一个关于来访者的线索,即一个未被发现的问题,或者(从客观上)给了我一个开展治疗的提示。

梦常常同时具有主观的和客观的含义。例如,那个年轻人关于他新女朋友的梦,一方面可以保持它的客观含义,另一方面还可以讲出与他的心灵有关的内容。一种主观的可能性是他有乱交的倾向。

的确,主观和客观含义经常很难区分,因为心灵选择了对梦者有心理意义的梦中形象。比如,一位女士选择一个在某种程度上符合她内心形象的男士作为丈夫。所以,当她梦到自己的丈夫时,梦中的形象可能是她人格化的内在男性,同时也是实际中的丈夫。

理想情况下,每个梦中的形象都应该被单独考虑。在同一个梦中,一个意象可能是主观的,另一个可能是客观的。然而,在实践中,一个只包含少量意象的梦可能主要是主观的或客观的。一个类似的规则适用于我将要讨论的维度:还原性的/建构性的和补偿性的/非补偿性的。

无论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或者两者都有),梦对梦者而言会有各种方向的影响:还原性的或建构性的。一个还原性的诠释好像是在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个特殊的问题;一个建构性的诠释指向一个解决方案或者心理发展的一种可能性。文章转载自心理学空间。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