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4/20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沙盘游戏沙盘游戏

在澳大利亚某重度语言障碍学校进行箱庭疗法的尝试----爱玩砂的8岁男孩的箱庭疗法过程

箱庭疗法(Sandspiel,sandplay therapy)是在欧洲发展起来、在日本临床心理学界得以广泛应用的一种心理疗法。箱庭疗法并不属于心理测验。而只限于心理咨询与治疗,要求准备特定的 砂箱,其尺寸为57×72×7(CM),内侧涂蓝颜色(水的感觉)。除沙箱外,还要准备各种各样的玩具,如各种人形、动物、树木、车船、建筑等。  笔者 (樱井素子)于某年在澳大利亚留学期间曾对一所重度语言障碍儿童学校全体学生进行箱庭疗法的尝试,特别对那些认为需要进行心理治疗的孩子进行了连续性治 疗。通过这一连续性治疗。探讨作为一名日本的治疗者(樱井)与由来自世界各地移民构成的澳大利亚的孩子在治疗场合下会形成怎样的治疗关系,同时考察在箱庭 治疗过程中可能表现出的文化差异。2喜欢玩砂的8岁男孩:萨姆。在学校的一个房间里设置了一套箱庭疗法的用具。每个孩子都很高兴地参加了“玩砂”游戏。有 一天,一位老师将一个男孩带来并说:“这孩子的情况有点棘手,让他来做‘玩砂’游戏吧。”笔者只问了他的姓名和年龄,就在其他都一概不知的情况下开始了箱 庭疗法的治疗 以下的记号[ ]代表萨姆说的话,〈〉记号代表笔者(Th)说的话。

 
1、事例的概要

参考了男孩4岁8个月时的病历材料。

当事人:萨姆(Sam)。现8岁6个月(初次治疗时)。3--4岁时由欧洲移民到澳大利亚。

家庭成员:父亲,母亲,二个哥哥(18岁、14岁),一个妹妹(4岁)。

生育历:妊娠情况正常(Normal)

头盖骨骨折(Fractured Skull)--1岁11个月时

两耳下垂(Fluid Build-up)--3岁3个月时

诊断:自闭症(Autism),出生国的诊断。重度语言障碍(Severe Languagy Development Problem)。MR(Mild Reterdation)。社会性、情绪性未成熟(Social Emotional Immatualities)。智商--K-ABCmpc:66(1%ile)2岁6个月以下水平。

幼儿园生活:不和小朋友一起玩,性格孤僻。给他玩具、粘土什么的,他只一个人玩。玩水、砂、水管和筒子之类的可以玩很长时间。不看人。不会用代名词。听到童谣会焦躁不安,怕见生人,怕去生的地方。对东西洒漏很敏感。无表情,目光呆滞,拒绝看什么。

 
2、治疗过程

第一次 某年10月21日 

和萨姆一起走到有箱庭的房间。他有些怯生生的样子,基本上可以说没有什么表情。弯着身子,腰身纤弱,重心前倾,背筋无力,手脚纤细,腿脚乏力。进屋后,按 照箱庭疗法的程序开始让他用架子上的玩具在沙箱里做个什么,他看也不看Th,盯着摆在架子上的许许多多的玩具,旁若无人地尖着嗓子以很快的口调大叫: 〔See!Little Things〕,然后拿起小汽车,并让小汽车在沙子上从左到右磙动,在沙面上留下了一道道圆弧的痕迹。萨姆的嘴和手也不停地动。他的手指微微震颤,一边 说:〔Dig,dig,dig〕,一边用僵直的手指不停地刨着沙子,然后再埋上,又将沙子抚平。其间,他一边笑着,一边频繁地拔掉手上的沙,还多次把双脚 上的袜子往上拉。〔He gets The another idea〕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车依次排好,模仿车开动的声音,还哼着歌,萨姆完全沉浸在他的游戏中。〔Dig,dig,dig......La,La La〕 他尖声唱着,〔Make forever,forever〕并不断将沙子堆起来,又不断地推平,弄散。这时候,当他看到很少的沙子从沙箱的小缝隙漏在了地板上时,他就开始故意将沙 子撒落在地板上,两手将撒落在地板上的沙子一圈一圈地铺开,在上面玩车。Th 制止他,〔Yes〕他虽停了一下,但立即又照样玩。Th 告诉他到此结束,他老老实实地停下来,变得木无表情的样子,从房间里走了出去。整个过程中,在萨姆的眼里完全没有Th的存在,只是沉浸入自己的内心世界一 样。

第二次 某年10月29日  

首先,他看到玩具车,萨姆很兴奋。〔The has to dig〕,和上次一样,他震抖着手指开始刨沙。一会儿刨成十字形或斜十字形,一会做一座高山,一会儿又把房子和车到处搬动,一会儿刨,一会儿又将其推平, 形状瞬间即变,〔Dig ,dig,crash,crash 〕又开始刨了起来。然后,他把左边的车和房子全部用沙子埋起来,推成了一座大沙山。他把手指插进沙山中,一边说〔He felt something〕,一边把触到的玩具车、房屋等一一取出来。他的指尖象触角一样微微动着,其间,他频繁地拉着袜子。好象要做个什么,但马上又将其毁 掉。无秩序地将车子乱堆在一起。他的眼睛闪闪发光,很投入。当认为他恢复了意识的时候,他的目光却又变得呆滞。他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有视无睹。最后,他看 到洒落在地板上的沙子,好象有些介意,但一会又恢复毫无表情的样子并离开了房间。

第三次 某年11月4日  

午饭后,孩子们在校园玩耍。萨姆象往常一样一人孤独地玩。他一个人坐在树桩上的时候,Th悄悄走近他,默默地坐在离他有50CM的地方。他把小石头和树叶 的碎片不停地扔进小洞穴(0.5CM×1CM左右)里,然后竖起耳朵听落下去的声音。有时还小声地哼着歌。看着萨姆,Th想,一定要想法去理解萨姆。约 30 分钟以后,上课铃响了,萨姆在进教室的时候,来到Th的地方说:〔I want to play sand〕,在得到班主任的同意之后,就一起去箱庭的房间。萨姆是不是注意到了Th一直在观察他呢?

他把套娃分成三个,接着又复原,嘴里嘟哝着:〔I made mother〕 并放回到架子上,然后他口中又喊着:〔Dig,dig 〕并竖起指头重复着挖沙的动作。时而又唱起圣诞歌,缺乏抑扬顿挫,也不成曲调,但声音却很宏亮。他好象想玩战车。因为有黑色的大底座,不能随心所欲地转 动,于是很客气地说:〔给我取下战车的底座行吗?〕。Th取了几次也没能取下来,于是就带着萨姆去了办公室,请人取了下来。萨姆两手高举着战车,飞跑回 来。〔See !Motoko〕,这是他第一次喊Th的名字。Th点头答应着并为他能意识到Th的存在而震惊。萨姆让战车在沙上面跑并留下了一道道痕迹。 〔Hey,Look,Motoko,Look,Motoko〕,他欢快地象唱歌一样叫着Th的名字,笑吟吟地看着Th。接着又不停地挖沙,做山,继而又推 散,抹平。他用玩具车堆成两座山,在上面盖上沙,这样就形成了两座沙山,看上去正好象乳房一样。萨姆接着又把两座沙山推散,抹平,然后走到沙箱的另一边, 重复同样的动作,接着又在沙箱中间堆起一座高山,〔Volcano!Woo〕形容火山爆发。这时候Th说:<还有五分钟,做点什么吧!>,他 听了以后,从房间角落里拿来一个纸箱,〔Fill up The box,You can use That box,〕他嘟哝着,又拿来一只小小的白纸盒,将沙装满,再把沙倒进大纸箱里,就这样重复同样的动作。Th入迷地看着他的“作业”,心里想:“啊,又要从 头开始了”。这时[0(零)comes,Start come......That means 0(零)comes]萨姆象梦呓般唱出来的声音使Th回过神来。终于,纸箱被填得满满的,沙面也很平整,接着又指着玩具架的一角说[Motoko, bring this here ]。Th搬过去后,萨姆“噌”地一下就从房间跑了出去。想想看,萨姆今天的动作很少以前手脚颤抖的动作,也没有以前那种神经质般地拉袜子的动作了。

第4次 某年11月12日 

萨姆一进屋就马上看玩具架,问:[上次放在这里的沙呢?]。Th 回答说已经收拾了。他跳了起来:〔Birthday again〕。他今天一开始就和Th搭话,这与以前完全不同。他不停地挖沙,做沙山,做火山玩之后,又拿来纸箱,和上回一样,用纸盒装满沙,然后很小心地将沙倒进大纸箱里,等到纸箱装满沙,〔Today?〕 说完后他开始在沙上栽上了树。他用力说了一句[Beauty!]又接着说:[Little birds on The bround],就把小鸟放在树边。〔This is father (上中央), This is mother (中央)〕,然后他将树损了。这样,7只小鸟就排列在曾有过树的地方。接着又将小鸟拿开,把沙面抹平,用手掌将沙压结实之后,和上次一样,又请Th将其搬到玩具架上,他还将小纸盒也装满沙,盖上盖子,轻轻地放在装满沙的大纸箱上,说了一声:〔I’m going to make a city〕,就在沙箱上面堆上沙,放上房屋、树、小鸟和各种颜色的小石头。突然,隔壁房间传来了圣诞舞曲的音乐,萨姆合着音乐边跳边做了一个结束的动作。他笑着紧握Th的手并离开了房间,今天他总是边叫Th 的名字边摆设玩具,Th以点头微笑来对应。今天也没有看到他手颤和拉袜子的动作了。据这所学校的心理学教师说,萨姆总是混淆人称代词,常伴有手颤和拉袜子的动作。箱庭疗法过程中虽证明了这位教师的判定,但这些动作减少得也未免有些过快。

第五次 某年11月9日  

萨姆先将沙面抹得很平整,说了一句:[I make a city],然后在箱子的四角放上房子、圣诞树和树。他还一边说:[All birds are standing ],一边模仿鸟叫,在沙箱前欢呼雀跃。[Look,Motoko。lot of rooks],他轻轻地把各色小石头放在小鸟旁,[A saol bird is down There ],将小石头给小鸟,他又模仿青蛙呱呱和鸭子哇哇的叫声,Th也应和着,和萨姆轮唱着,快活地摆放玩具。萨姆放上小鹿之 后,就将小鸟和小石头取出并放在箱沿上,沙上只留下小鹿、房子和树。然后再将袋鼠、鳄鱼、蜥蜴放到沙上,沙上呈现出澳大利亚的圣诞风景。最后,他一边唱着圣诞歌,将井放在正中间,[Snow snow ],他欣赏着这个飘雪的、宁静的圣诞节景象,欢快地跑出门去了。小鸟啁啾,很多小动物的大合唱,一派温馨的气氛,高远而富有震撼力,在Th 心中也留下一缕温馨的余韵。

因为Th不得不回国。和萨姆的“箱庭游戏”也就只得暂告一段落。

3、讨论
    
3.1 关于治疗过程

第1 次,萨姆长得很端正,但毫无表情,身体虚弱,目光呆滞,声音高亢,语速很快。他说话时主语时而是He,时而是You,无法判断到底说的是谁。他用微微颤抖 的手指插进沙箱的深处,口里说着[Dig,dig],飞快地向沙子的深处挖去。他继而将做的东西破坏掉然后又重新开始做并重复着这些动作。他开始时拿着汽 车按顺时针转圈意味着“中心化”的开始。圆运动通常理解为心理学上的无意识运动相对比的表现,“中心化”现象则意味着与人的内在力量,特别是宗教力量的接 触。进而,他口念叨着[Dig,dig]挖沙子可以理解为是深入内心世界的动作。用指尖在沙上横划竖划表现了他无法集中的支离破碎的心理活动。在此期间, 他一个人说、唱、笑,让人觉得他与外界毫无关系,完全处于另外一个虚空的世界。他能敏感地观察到沙子掉在地板上,并且表现出很执着的样子。如果象评估中所 写的:“3岁左右一看到东西洒漏就突然出现癫痫并焦躁不安,”而现在有所减轻的话,那可能是他对东西往下掉这一现象有恐惧心理。他在校园里很少和同学交 流,在教室里也不同大家一起活动,被认为是最棘手的孩子。可以说这在很多方面都可以看出他的自闭性倾向。

第2 次,继续重复第1次的动作,手指敏感的如同昆虫的触角一样。中根晃(1991)认为,自闭症较严重的儿童,其触觉过敏性往往非常显著。联想到指尖的触觉集 中着感觉受容器,萨姆的这些动作都是有一定含义的吧。中村雄二郎(1979)指出:“现代文明不是以与触觉相结合的视觉占优势的方向发展,而是以与触觉相 隔离的视觉占优势的方向发展”。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现在我们不是越来越忽视触觉这一感觉的存在吗?萨姆把手指伸进堆有很多玩具的沙山堆中,一瞬间象是感觉 到什么,但却无法持续下去。虽然在瞬间可以认识到一个个的东西,但不能连贯起来,特别是不能理解其含义。可以认为,只有将触觉整合到其他感觉之中,萨姆的 心才能得以安定。冈田康伸(1993)认为:“沙子通过触觉调动具有动物本能的人类容易忘却的感觉技能”.婴儿被母亲抱在怀里,通过接触和玩耍培养心理的 安定感和安全感.而萨姆在“玩砂”游戏中,与沙子所拥有的“母性”相接触,进而又与Th的母性联系在一起,通过自由的玩耍,在这一特定的场合下产生了治疗 的一体感.。最后萨姆和上次一样,把留在箱庭中的玩具毫无秩序的乱放在一起。如果说:“因受保护而有安心感的儿童的感情往往存在于一个有秩序的世界之 中”,而“得不到保护或不安的情感则通常不存在有秩序的构造”并可能导致心理崩溃体验的话,那么这两次箱庭疗法的体验尚不能感到有一种整体的倾向性。Th 意识到,今后需要注重的是培养萨姆的归纳、整合的能力。

第3次.在校园里,Th 看到了孤单一人的萨姆,如果不去理睬他的话,也未免太过于伤感。但如果轻易地和他搭话,又会打破他周围的寂静。于是,Th尽了最大的努力才轻轻地坐在了萨 姆的旁边。此时此刻的距离理应由他自身决定的。如同山中康裕(1986)所指出的那样,“这样的孩子并不是对与人接触或人际关系毫不关心,而是以一种‘微 弱’的形式,不断地表示着这种‘关心’”。萨姆身上所存在的这种“微弱”形式的人际接触的渴望,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吸引了Th。在他小声地表示想取下战 车的底座时就表示了这种力量。可以认为,战车在沙子上的滚动让沙箱里充满了活力。在这一过程中,他很自然地与Th搭话,开始了与Th之间的交流。而且,就 象将这股力量凝聚在一起一样,萨姆慢慢地将纸箱装满了沙。还有,萨姆发出的:“0(零)comes……”。这一切都使萨姆的心灵深处和Th的心灵深处融为 一体,一瞬间即产生了一种很深的母子一体感。可以说这是因为箱庭游戏才可能产生一种体验。治疗过程中可以发现,萨姆时而到沙箱的对面,时而又反复同一作业 的现象,根据中根晃(1991)的解释,这类孩子“很难领会事情的要点,也难以进行由此及彼的推理”,因此,其本人不得不去实际操作或试行,否则难以亲身 领会,也不可能有实感。前两次都是萨姆一个人随便玩,而这一次他开始和Th说话,并保持着这一关系。

第4 次,萨姆的〔birthday again〕的话语让Th大吃一惊,在于他所产生的这一感受及能将自己的感受用确切的语言表达出来。和第3次一样,他用沙装满纸箱,在意味着生命之树的旁 边放上“父鸟”和“母鸟”,举行诞生仪式,并把压结实的沙箱搬到“神龛”上。这简直就是由混沌向秩序的过渡的仪式。那些摆放在沙箱(土台)上的小小的诞生 物飘荡着神圣的神秘感。而且在沙箱上开始形成自己。从这次开始,他使用“I”的主语句子增多,开始对自己有了一个渐渐明确的认识。他将意味着能源的加油机 放到沙箱中心,给人一种安心感得到培养的感觉。由沙箱所发现的内在变化相对应,外在变化也同时出现。手的颤抖,神经质地一直频繁拉袜子的动作也不在出现, 还开始与小朋友交流,歌声中也加入了感情,也开始把握了调子。

第5次,作为一个阶段的结尾已到了比较恰当的时候,在生命之树的旁边配以拯救之井,构成了曼陀罗图。井里蓄满了足够的水,用以供给四方,成为树木及动物赖 以生存的食粮。动物们守护在周围伴同小鸟们的欢快歌声来祝贺诞生。这似乎看到了萨姆的内心世界,由北欧而来,扎根于澳大利亚的自我的新生。如同考尔夫 (D.M.Kalff,1972)所言:“自我的显在化是人格发展过程中最为重要的瞬间”。

如果不予治疗则后果不堪设想的萨姆,经过这几次箱庭疗法之后,他那支离破碎的心开始被引向理性并慢慢趋于整合,生命得以复苏。看到这一切,Th在回国前感到有一种难以言状的欣慰。

在以后的四年时间里,Th每年去澳大利亚两个月,为萨姆进行了共计24次箱庭疗法。每次见面给彼此带来的喜悦,使萨姆和Th之间结下了很深情意,这种心理 上的沟通促使治疗的进展很顺利。后来,萨姆进了公立的普通学校,这样他就在放学后来此接受箱庭疗法的治疗。萨姆也能做完整的箱庭,他的情绪也变得丰富起 来,唱歌也富有感情,语句的杂乱现象消失,不再有重复同一动作的倾向,开始形成了现实感觉。日常生活中已经能够进入朋友圈了。

4、关于跨文化比较研究

对日本和澳大利亚进行箱庭疗法的比较研究是一个很大的课题。目前因为缺少其他文化圈的研究数据,进行跨文化比较研究可能为时尚早,还有必要继续进行事例探 讨。仅就这一治疗案例而言,比较突出的特征是在“箱庭”游戏过程中语言表现很多。尽管这所学校的孩子们都有不同程度的语言发展障碍,但孩子们在游戏中语言 表现丰富。“He”,”You”等代名词的使用混同问题,因为日语中不带主语的语言表现较多,所以这一点在日本也许不会成为什么问题。

在这一案例中,治疗者与当事人的一体性关系问题,也就是日本人治疗者和澳大利亚人的孩子所构成的治疗关系,与在日本的治疗关系一样,也是随着治疗关系的加 深,治疗得以进一步发展。由无意识的形态,感动的母子一体性而导致的内在世界的再构成,致使症状减轻。在箱庭中所表现的内在世界与萨姆的外界表现相对照, 确认与在日本的箱庭治疗没有什么变化和不同。

我们认为,箱庭疗法在不同文化背景下都具有同样的可能性和有效性,我们已将其介绍到中国并已开始进行中日事例研究。文章转载自心理学空间。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