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0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音乐治疗音乐治疗

即兴演奏治疗中的聆听原则

聆听音乐是音乐治疗实践的核心环节,聆听帮助理解和解释当事人的心理状态,也是理解音乐治疗相互作用的第一阶段。音乐治疗师倾听当事人演奏音乐的各种信息,同时他们通过倾听音乐见证当事人的治疗过程,聆听也是治疗成功的基础。治疗师通过仔细聆听并观察来访者用音乐对治疗师的音乐进行的回应,从而找到联结来访者的音乐手段。

治疗师将进一步评估:来访者是如何交流的(是通过乐器、声音、动作还是面部表情);是谁先开始演奏的(来访者还是治疗师);当治疗师开始演奏时,来访者是否停下来?来访者是否注意到治疗师的回应?来访者是否让治疗师支持或陪伴演奏?来访者是否演奏了一段音乐独白或是留给治疗师一些空间来一起演奏?来访者对治疗师的音乐的回应,是否感觉上像一场互动的音乐对话?当当事人意识到治疗师的倾听是有目的的,这构成了他们音乐性交流的基础。尤其在团体治疗中,音乐治疗师参与其中,倾听着,关注着,并且对团体的各个层面都做出回应。通过倾听音乐,音乐治疗师觉察创造性成长和音乐性回应的潜力。


那我们如何聆听呢?


Gary  Ansdell提到在创造性的音乐治疗中聆听的复杂性,他提出治疗师既要聆听和来访者一起演奏的音乐,也要聆听音乐中的人(对方)。我们可能宁愿说人就是音乐,而不说人存在于音乐中。我们已经看到临床的即兴演奏揭示了情感的动力形式:尽管这种关系是由两个演奏者创造的,临床即兴演奏还是揭示了人如何存在于世界中的本质。音乐并不是关于人的,音乐就是人。或者,在聆听方面,音乐关系中共同的动力形式和作为这个关系的一部分的个体之间存在着紧张关系:关系—关系的特性一一揭示了关系中的个体。也就说,人不是存在于关系之外的。为了通过动力形式获得对来访者的感觉,治疗师需要区分即兴演奏的哪些方面是自已的,哪些不是的。


而Tony Wigram认为在不同的时刻我们所有人的聆听都是不一样的。在演奏的时候,我们的聆听受到演奏行为即躯体和运动的影响。聆听的活动是一个知觉的,认知的以及情绪的活动。当演奏接近结束时,我们聆听治疗师和来访者所决定的有关躯体的,音乐的,情绪的和律动的“回声”。当音乐刚结束时,治疗师与来访者已经积累了印象、音乐意象和感觉,这些还处在起始点,还不成形。在此聆听还是“热切”的,充满了共同创造的音乐的即刻的色彩和动力,演奏者所具有的任何的感觉都将被这种“热切”所影响。


我们也“在我们的头脑中”聆听治疗过程,即在治疗结束之后,关于“治疗如何进行”的音乐。此外,许多音乐治疗师都会在治疗结束之后聆听治疗录音。在此,注意力的特性可以被描述为冷却器,它更加客观,我们重温在实际治疗中被激发的感受和直觉


治疗师在形成解释时综合了所有这些聆听体验,但不只如此,治疗师还要聆听它自己在情感和言语方面的思考。这种聆听有助于解释。这一范围广阔,是从聆听的整个背景,以及“不同程度的放大率”中提取出来的,Sandra Brown(1992)对“不同程度的放大率”进行了简单的说明。Andra Brown描述了对治疗的全面评述,又从那里反复的持续的来回运动:这些包括定期的摘要和报告,个体治疗的概述,治疗中的事件的索引,音乐治疗师所抱怨的微小的音乐细节,以及对它们的临床意义的思考等。


转载自公众号:艺术治疗,文章摘自《大学生即兴演奏式团体音乐辅导的运用研究》,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删除,谢谢!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