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6/24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舞蹈治疗舞蹈治疗

焦虑症与心理治疗(实例)

  

这是小编的第二篇讲述心理治疗和舞动治疗的文章。感谢大家的关注。

 

在这篇博客里,我想分享两件关于治疗焦虑症的实例。想必大家在日常生活中都遇到过一些导致自己焦躁或看到别人因为某件事情而感到十分焦躁的时候。这些事情的发生往往都能让我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例如:上班要迟到了、学校要考试了、孩子要升学了、父母生病住院了等等。在某些时候,这些焦虑相对来讲是正常的,因为社会里的大多数人都会因为一些事情而产生焦虑,而这种焦虑的状态也会因为抗压能力增强而有所缓解或者因为导致焦虑的因素消失而停止。但是,当一个人焦虑无理由地过严重、过长, 那么这种焦虑可能为病理性的焦虑【1】。焦虑症病因目前尚不明确。专家认为,它可能与遗传因素、个性特点、认知过程、生理疾病等均有关系【2】。

 

自2017年九月,我在纽约曼哈顿一家诊所每周带领三天舞动治疗团体、心理教育小组以及提供一对一的咨询。在我接触过的来访者中,我遇到过两位过于焦虑的病人。他们的人际关系都因为他们的焦虑明显受到负面影响。

 

例子一: “我要等大家都安静下来之后再发言”

主人翁:小娟 性别:女 年龄:50岁以上 种族:欧洲裔白人 我:小组组长

自从我一年前来到诊所时,小娟每一天都会提到三件事:

在小组将要结束时,小娟会说:“一会儿我要去上厕所。上完厕所在下一个小组开始时我会迟到。到时我晚到了原因你是知道的。”

她经常在小组里说:“诊所厕所里的洗手水太冷,我没办法洗手。”

在发言之前一定会说:“我要等大家都安静下来之后再发言”,即便其他人没有在说话。

分析:小娟在这三句话里所担心的事情的共同点是:它们都尚未发生,而且发生后结果都是坏的:会迟到、会冻到手、会被其他人说话的声音打断。由于小娟每天都多次被这些担心而困扰,而且她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事情并不需要她担心,所以这种过度的担心体现了一种与环境不协调的病态。

 

治疗手段:

1. 舞动治疗*:在舞动治疗小组中,小娟的焦虑症表现为整个身体的僵硬、紧绷。我在牵着小娟的手随音乐舞动时发现她的手指一直紧紧地弯曲着。这种肌肉的收缩延伸到手臂、肩膀和脖子。小娟的头总是向前伸着的,两肩也总是耸着。舞动治疗过程中治疗师常会做与病人一样的动作来通过自己身体了解病人的状态。当我尝试着像小娟一样紧紧地弯曲自己的手指、手臂、肩膀与头部时,我觉得像是被一只大胶带绑住了似的呼吸困难、无法动弹。

 

因此,小娟在舞动治疗小组中的治疗计划之一就是通过跟随音乐活动全身,使僵硬太久的肌肉重新活动起来。舞动治疗的理论中说到,身与心使紧密联系的。心里所想的、所感受的,在身体上会有所体现。通过解决身体上的焦虑,小娟心里的焦虑也会有所改善。

 

2. 团体治疗:在团体治疗中,小组组长和其他组员不断帮助小娟进行现实检验*的干预手段。当她说“我会在下一个小组迟到”时,小组组长会对她说“你有足够的上厕所的时间”。当她在小组里说“厕所水太冷,我没法洗手”时,小组组长会对她说“我们这个小组的主题是…”或者“小娟,我是小组组长,不是管道工人。我也没办法解决厕所里水温的问题。当小娟说“我要等其他人安静下来”时,很多时候其他组员会提醒她,“小娟,其他组员根本就没有在说话”。“哦,哦。好的,”小娟会回答。

 

由于小娟的年龄已经很大了,所以改变起来非常的慢。一对一的舞动治疗能更有效的疏通身体上的防御机制,缓解患者的焦虑。在下面的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一对一舞动治疗对焦虑症的帮助。

 

例子二.“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主人翁:麦麦 性别:男 年龄:20多岁 种族:混血

麦麦在诊所里属于年龄较小的来访者。然而,他无法融入群体的问题却不在于他的年龄。每次想要发言的时候,他会不耐烦地说,“我也要说!”当小组领导者请他举手发言时,他举着手却还说着:“轮到我了吗?”小组里面很多人都受不了麦麦的举动:“麦麦,别说话!”

 

麦麦对压力的承受能力很低。每次参与舞动治疗的时候,当小编指出另外的组员所做的动作时,麦麦总是着急地说:“那我呢?我有没有做好游泳的动作?我有没有拍手拍得很好?”或者当小编邀请大家做某个动作的时候,麦麦会着急地说:“教我做这个动作!我做不来!”

 

我与麦麦做一对一的舞动治疗有9个月。刚开始的几个月,麦麦会在热身后开始跟随着节拍,运动起自己的四肢 ---- 拍手,或者踏步,然后忽然拍手踏步地声音会变得巨大,身体也会跟随着抽搐。为了使麦麦拓展动作的范围、帮助他更加柔和而敏感地舞动身体,以使得麦麦最终能以一种温柔、敏感方式融入集体,我会不停地引导麦麦,“找到另一种舞动手的方法”、“有没有办法动一动你的膝盖?”这时,麦麦总会在我问题没问完时就插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因为我了解麦麦的这个反应来自于他的焦虑,而不是他真的不知道,我每次都会提醒他“你知道的,注意力集中!”渐渐的,麦麦焦虑感不断降低。他说“我不知道”地频率也明显少了。他在小组里想发言地时候也能更好地克制自己。有几次,麦麦还在小组里讲了几个笑话,逗得大家开怀大笑。以前常常因为某些自己控制不了地事情而感到焦虑不堪地麦麦,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发作了。在这9个月里,麦麦的治疗确实非常有效果。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后记:就像小娟和麦麦的焦虑症表现各异,焦虑症的表现因人而异。然而,治疗的方法却很相近:让来访者在治疗师的支持下重新身历其境,感受使TA焦虑的因素,通过治疗师给出的现实检验干预,认识到这个因素其实并不需要使TA焦虑。对于在认知上无法理解现实检验的来访者们,舞动治疗提供一个从身体上解决心理问题的方法。通过调解肌肉的紧绷、动作的僵硬,等等,根据身心合一的理念,由身即心,化解焦虑。

 

【1】百度百科:焦虑症。

【2】同上。

*舞动治疗:舞动治疗是一种卓有成效的心理干预方式,是一种运用舞蹈过程促进个体情绪、身体、认知和社会整合的心理疗法。更多:舞动治疗。

*现实检验(英语:reality testing):在心理学中,现实检验是用来区分由外部世界引发的思想和感情与内心世界的过程的心理和行为治疗的技术,最初由弗洛伊德设计。更多:现实检验。

 

作者:斑岩 BANYAN

文章转载自知乎,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