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7/19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音乐治疗音乐治疗

音乐治疗梦境恐惧的案例研究

最近有求助者打电话咨询:“心理治疗真的有效吗?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心理咨询与治疗,对此有一些顾虑······”

为此,小编给大家演示一些心理咨询案例讲解,以帮助大家评估心理咨询对自己的意义。但为了有更好的咨询体验,请求助于专业正规机构的心理学专业人士~

 

基本信息

09年12月的某天。某大学女生来到心理咨询室,在咨询师帮助下针对持续的恐怖梦境进行音乐心理治疗。

当事人介绍基本情况:我多年来常常会做这样一个梦:一个人处在天昏地暗、天塌地陷的境地中,仿佛世界末日一般。我无法动弹、孤立无援,非常害怕、非常恐惧……每次都是缩成一团。在冷汗与颤抖中惊醒。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总会做这样的梦,总也摆脱不了,为此我很苦恼。

 

2021 · 咨询方案

······梦境中最糟糕的画面······

完整的音乐心理治疗用两次咨询时间,分三个阶段完成。

第一阶段,前期认知评估与信息搜集治疗师和当事人在尊重、理解的基础上进行了语言交流,完成“了解当事人的基本情况、建立和谐的咨访关系、选择各种主题的音乐”等一系列的前期工作。其中,最重要的是以下两个环节。

 

1.确定“最糟糕的画面”

“最糟糕的画面”(The worst picture),代表创伤事件中最糟糕的,最痛苦的记忆。当事人认为梦境中“最糟糕的画面”是:我一个人处在天昏地暗、天塌地陷的荒野,无法动弹,非常恐惧。

 

2.探讨消极和积极认知

首先,了解该事件给来访者带来的负性评价和认知一“消极信念”(NC)。当事人的“消极信念”是“我的处境很危险”。

接着,进一步了解了来访者对积极信念的认可程度一“积极信念效度”(VOC)。当事人对“我的处境很安全”这个积极信念的认可程度打了最低分1分(1为完全不相信,7为完全相信)。

最后,确定了当事人的“主观不适感”(SUD),即确定创伤事件对来访者所带来的痛苦和困扰的程度。当事人的“主观不适感”为最高分10分(0为完全没有痛苦,10为痛苦到极点)。

 

治疗准备

 

······选定放松音乐······

第二阶段,初期“治疗准备”

1.音乐放松

万方数据赵翠荣:用音乐同步脱敏再加工技术(MEDR)治疗梦境恐惧的案例研究105治疗师运用事先选定的放松音乐,使当事人体会到了与“焦虑、恐惧”完全相反的“放松、安全”的生理与心理体验。

 

2.安全岛

在自选“美好”音乐的推动下,当事人想象到了让自己非常安全和温暖的美好场景一安全岛。

 

2021 · 正式心理治疗

······想象与音乐的互动······

 

第三阶段,正式音乐心理治疗

第一轮治疗

首先对当事人作适度的放松催眠,然后播放当事人事先选定的最’能代表恐怖梦境的主题音乐,同时提示当事人开始回忆恐怖事件的场景和感受。在治疗过程中,治疗师与当事人持续对话,并推动和促进当事人的想象力推进和情感宣泄。

 

[音乐l一当事人事先选定的最能代表恐怖梦境的主题音乐]

当事人回忆到了可怕的场景。她的身体缩成了一团,表情恐惧。天很低很低,周围很黑很黑……地面不断陷同时发出很大的轰鸣……我害怕,我要掉下去了!……我可以站着的地方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就快塌到我这里来了!……

 

[音乐2、3一压抑但逐渐稳定的音乐]

我看到周围亮了一点。天变蓝了……还好,还好,没有继续再塌下去了…

暂停、讨论:

在第一轮治疗进行到16分钟时,当事人的梦境内容出现积极倾向。在稍做稳定化后,结束第一轮治疗进行讨论。

主观不适感(SUD):9分(o为完全没有痛苦。10为痛苦到极点)。积极信效度(VoC):3分(1为完全不相信,7为完全相信)。

这一轮,我只是感到痛苦,没有继续塌陷了。我虽然一个人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恐惧少一些,痛苦还在。

 

第二轮治疗

[音乐1——当事人事先选定的最能代表恐怖梦境的音乐]

当事人长期沉浸在恐怖梦境中,无语,表情痛苦。天好暗好暗,我很害怕……天好像慢慢变得亮堂一些了,看到的还是荒漠……再没有塌陷,变静止了……还是只有我,一个生命都没有……我走上山头,看到很高很高的悬崖,深不见底。很害怕自己会、摔下去,这悬崖很宽阔,我绕不过去……天空都要压下来了。

 

[音乐4——忧伤但逐渐明朗的音乐]

我看到周围亮了……一点天变蓝了……现在,我能看得更远,远处有绿色。我在想我是不是该往那片绿色的地方走去?……前面应该是个有希望的地方,但是离我还很远……

暂停、讨论:

主观不适感(SUD):7分(o为完全没有痛苦,10为痛苦到极点)。积极信念效度(VOC):4分(1为完全不相信,7为完全相信)。

[讨论第二轮治疗的变化,强化带来的积极体验和鼓励当事人的能力与努力]

当我看到远方有绿色的时候,心里就不那么害怕了,因为出现了生命的迹象。

 

第三轮治疗

[音乐1——仍然选用当事人事先选定的最能代表恐怖梦境的音乐]

到处都是黑压压的,我很痛苦、无望……

 

[音乐5——安定、舒缓的音乐]

天空又要压下来了,我在拼命地跑。跑的时候,地没有塌陷了。天还是很低……

 

[音乐6——抒情、温和的音乐]

我跑到一片树林,在这里看到生命了。树木是绿色的,还能看到很多很多小动物。看到它们我很开心,它们看到我就像看到熟人一样……这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

暂停、讨论:

主观不适感(SUD):5分(O为完全没有痛苦,10为痛苦到极点)。

积极信效度(VOC):5分(1为完全不相信,7为完全相信)。

当事人笑着说:“我觉得我可以奔跑就应该会好起来。但是我以前从来没跑过,只是一直站在那里害怕……”

 

第四轮治疗

[音乐7——用紧张的新主题音乐将当事人带人恐怖梦境]

我能看见那座山,跟刚才一样,光秃秃的,净是石头……气压很低很低,我又快透不过气来了……我在想是不是该爬上那座山……

 

[音乐8——宁静、安详的音乐]

我往前走走后回头,看见自己的足迹很长很长……我想在足迹的另一头,可能会是另一片天空……但是我还是不敢走得太远……

 

[音乐9——轻松、愉快的音乐]

我往前走了,前面有一条小河,有一些小树枝……我在想这里是否就是我出发的地方,我是否应该回到这个快乐的地方。(有人敲门,但是当事人丝毫未被打断)

我看见许多小动物都在忙碌地嬉戏着……看着它们,有一些开心,想加入它们……

暂停。讨论

主观不适感(SUD):4分(o为完全没有痛苦,10为痛苦到极点)。积极信效度(VOC):6分(1为完全不相信,7为完全相信)。开始太压抑,在结束时就好了,我的痛苦很少了,感觉还是有一些担心。

 

第五轮治疗

[音乐9——用更平稳的新主题音乐]

塌方的地方在蔓延、在扩大……我很焦虑……

 

[音乐10——深情、缓慢的音乐]

……好像蔓延停止了,山已经不再摇晃了……我看见山和平地。山变成了平地……荒山的范围小了很多……

 

[音乐11——宁静、安抚的音乐]

我在想是不是该趁这个机会走出这个地方……

我在狂奔,我在逃……

 

[音乐12——轻松、明朗的音乐]

唉!天高了,云散了,我翻过一个山坡,看到眼前有一片绿色的草地,草地的那边是一片树林……

我走进树林,发现这里有很多好看的野花。

我听到前面有声音,是流水的声音……突然看了一条河,河里有几只悠闲的鸭子,我在清澈的河里洗了洗手……啊!上游有一条瀑布,好美呀!……

我告别了那群小动物,顺流而下……

我远远地看见好像有个村庄……我向村子走去

……咦?怎么这么熟悉啊!好像我以前住过的地方啊。我感到很高兴,在那里我也许能看到熟悉的人呢。我忍不住跑了起来,我跑到村边,听到一群小孩的笑声从一个大房子里传出来……

暂停、讨论:

主观不适感(SUD):1分(O为完全没有痛苦,10为痛苦到极点)。积极信效度(VOC):7分(1为完全不相信,7为完全相信)。

在这一轮,我已经好了很多,因为我看到了人类的存在。你看我梦境中开始完全是没有生命的,我对那种完全没有生命的地方是很恐怖的、很害怕的。

通过治疗我的体验是有改变的,从恐惧变成担心。

 

2021 ·高峰体验

······音乐治愈了我······

第六轮,植入阶段——。高峰体验”

因为上一轮治疗情况,“脱敏和再加工”过程结束后,治疗进入“植入阶段”。治疗师开始使用“高峰体验”的音乐组合,推动来访者发展积极的意象。

 

[音乐12——轻松愉快的音乐]

屋子的门打开了,有一些小孩,她们在玩耍。有些老人在旁边看着,我在远处。看着她们我有一些开心。也许我可以走进,也许我可以在这里停留下来。我在慢慢接近她们,很慢。

一个小孩看到了我,她笑了,向我招手……

 

[音乐13——高峰体验音乐]

……我来到一望无际草原上。有一棵树,我朋友在树下等着我……我俩安静地躺在草地上,晒着暖暖的太阳,我觉得这样就很好。远处是一个个连绵起伏的小山……我们安静地看着远方,心情很平和……

……我听到了海浪的声音。秋天的太阳,暖暖的、很柔和,感觉太阳很轻地抚摸着皮肤。能一直这样晒太阳就好了。我们穿得薄薄的、柔柔的、滑滑的……阳台上挂着我们的衣服,晒着棉被。楼下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我俩搬着两张椅子,坐在小小的阳台上。手拉着手、肩并着肩,都不需要刻意说话,脸上是安静的微笑……我们坐在那里,相互地看着。他眼睛里都是我的影子,都是我们曾经的足迹……这一切让我感觉很平和,很幸福,很享受。就想这样静静地享受这一切……

当事人的意象达到高峰期体验,于是一个完整的音乐治疗结束。

 

当我走到森林时就觉得:我已经可以看到生命的迹象。当我看到动物们很开心,我也想寻找自己的快乐,所以我会继续行走。到最后看到有村子的时候,是很安心。当我看到有小孩冲我笑时,我的感觉从最初的恐惧、无助,经历了痛苦、不安,现在变成了接纳和踏实。最后我感觉到了幸福和享受。

我觉得治疗很有意义[果断地说],几轮治疗都是从最初的梦境开始,但是随后我都没有单纯地沉浸在恐怖的梦境当中,而是出现了很多逐渐好转的画面和感觉。

当事人再没做过这个梦,她在后来对音乐治疗的体会是:“我感觉像在咨询室做了一个更长的‘梦’,梦里的环境越来越安全、梦里的我越来越强大……‘梦’醒后,所有的感觉和记忆都改变了”。[1]

参考文献:

[1]赵翠荣.用音乐同步脱敏再加工技术(MEDR)治疗梦境恐惧的案例研究[J].黄钟(中 国.武汉音乐学院学报),2012(01):103-107.


作者:赛闻思心理

文章转载自知乎,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