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4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梦的解析梦的解析

成后之“蟾蜍入梦”

成后之“蟾蜍入梦”

(2012-03-11 11:15:27)

成后之“蟾蜍入梦”——《洗心岛之梦》节选

在《三川行思:汶川地震中的心灵花园纪事》之“风雨兼程,夜以继日”一章中,我描述了心灵花园志愿者蔡成后到了震区之后做的一个梦,以及当时我们在现场所作的梦的工作。事后,我们大家也都对该梦做了各自的联想和反思。

那是2008年5月23日的早晨,在我们最初为汉旺东汽所建的心灵花园工作站,成后[1]

给我讲述了他做的一个梦。

(成后对梦的叙述):这是一个恶梦。一条眼镜蛇和3只蟾蜍放在了一个木盘内。蛇看着蟾蜍,蟾蜍看着蛇有些害怕。蛇开始行动,张大嘴巴,下边好像有很多锯齿状的小牙齿,一下把蟾蜍的嘴的一边咬了下来。蟾蜍非常痛苦,蛇又把蟾蜍嘴的另一边咬了下来。蛇好像故意要蟾蜍疼痛,它故意把动作放慢,撕扯蟾蜍。蟾蜍的头部大半都被蛇吞了,蛇又把蟾蜍的中间部分给吞住,很多汁,蟾蜍已痛不可当。我被吓醒了。

成后讲梦的时候,尹立、雷达、王求是和牟旭景(心灵花园的志愿者)等也在身边。

我们都静静地听着,这也是我们心理分析的主动倾听,去“听(聽)”入倾诉中的气氛和感觉。

稍微过了一会,我问成后:“是怎样的一个木盘,有多大,什么样子的呢?”

成后说:“就像我们的沙盘[2],但没有沙子。”

“那蟾蜍呢?蟾蜍有多大?”我接着问,只是稍微放慢了一些语速。

成后说:“蟾蜍蛮大的,比较大的一种。”

“那蛇呢?什么样子的呢?”我随后又慢慢地问道。

成后说:“蛇很大,尽管也是在木盘里,很大,像是蟒蛇。”

稍候片刻,我接着问成后,“那么你的感觉如何呢?”

成后说,“感觉蛮恐怖的……尤其是那蛇。”“还有蟾蜍的痛苦和恐惧……”成后似乎仍然是在梦中,或仍然在表达着那本来属于梦中的气氛……

我们也陪伴与守护着,用一种“抱持”[3]

的态度,大家一齐来感受与容纳这种令人恐怖的气氛,那“蛇”的发怒,那“蟾蜍”的受难,以及这梦中气氛所包含的气息。

我轻轻地问成后,“那么这蛇会让你想到什么吗?”

见成后若有所思,而迟迟又未能表达,于是我对他说:“若是让你想到了什么,并不需要告诉我们,你给自己一点时间,去感受那些让你想到的内容。”

大家也都知道,尽管看似聊天,但仍然未忘我们心理分析的专业态度。对无意识的尊重以及对来访者的保护。

过了一会,我问成后,那蟾蜍呢,你对那蟾蜍有什么样的感觉呢?

接着,成后描述了他对那蟾蜍的感觉,尽管有凸起的疙瘩作为保护,但显得虚弱,力量不足,仍然有着某种神秘的气息。而那条蛇,表面上看似安静,但只是准备冲击之前的那一刻的安静,已是聚集和充满了攻击的力量。

这时,恰好有一只小蟾蜍跳到了尹立[4]

的脚上。尹立不慌不忙,似乎是不想惊动这偶然相遇的蟾蜍,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它。

尹立说,这蟾蜍的骚动不安,是与地震有关的,并且也与地震背后更深层的因素有关,比如大地的热气,使得这蟾蜍四处奔走……

是啊,人们都知道,在大地震发生之前,附近都有蟾蜍和青蛙大搬徙的报道。尤其是绵竹和安县,地震前一周有都有数十万和数百万只蟾蜍聚集。

我的第一感觉,这蟾蜍和青蛙四处奔走,既是不安的表达,也是要寻求一个庇护与安身之处。

我们大家和成后一起,都在关注着这蟾蜍的意象,感受着这意象中的感觉。

蟾蜍,在中国古代被称之为“月精”,与许多少数民族的“月神崇拜”有关,尤其是传说中月宫的“三足蟾”,与鲧禹之羌族的祖灵和图腾祟拜有着密切的联系。而月亮引力对大海潮汐的牵制,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对大地的影响,包括引发地震的可能,近年来也陆续有科学文献的报道。

在“地震”之大地震动中,本来也包含了蛇的意象。我们汉字的“地”从土从也亦声,其中本来就有蛇的影子。[5]

而在心理分析的水平上,蛇也是典型的无意识象征。汉字之“蛇”,本字也为“它”。《说文解字》注它为:“虫也。从虫而长,象冤曲垂尾形。上古草居患它,故相问无它乎。凡它之属皆从它。蛇,它或从虫。”在一些创始神话和远古观念中,大地便是一条盘踞的蛇。传说中的“巴蛇吞象”,既可能是真实的“蛇”与“象”的争斗,也具有大地无意识与“象”之人为和意识的冲突意象。

我接着对成后和大家说:“张衡的候风地动仪本来就用了蟾蜍,张开口的蟾蜍;蟾蜍的上面便是含着珠子的龙,其意象或许也接近于成后梦中的蛇。”

大家也都认为,既然张衡选择了龙(蛇)和蟾蜍的意象,那么,其中也应有所特殊的文化内涵和真实的象征意义。

此时,邹静也过来,从道家哲学来分析这龙和蛇,以及蟾蜍之意象。

邹静是王家佑先生的关门弟子,兼顾道家和佛学的修为,又有着深入的心理学背景和心理分析体验。

在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中,龙与蛇总是与江河大海有关。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人们也更加关注三峡大坝的安全及其对长江生态的影响,更加关注龙门山地震断裂带上的诸多水电站,尤其是紫坪铺水坝。这龙与蟾蜍不仅是单纯的意象,也有更为真实的意象表达。

我对成后说,既然这梦是你做的,那么,我们心理分析对于梦的各种视角,不管是心理的、情绪的还是身体的,甚至是中医的藏象,都可用作自己对于此梦意义探索的参考。不过,尽管这梦是你做的,也具有梦本身通过你来传达其消息的意义。那么,这梦也就属于了我们大家,与我们大家息息相关,我们都可以从中获得学习,受到启迪。当然,我们也需要有勇气面对恐惧,有能力承受焦虑和压力;我们的三川之行本来就是在接受一种特殊的考验。

(《洗心岛之梦:自性化与感应心法》,申荷永著,广东科技出版社2011)

[1]蔡成后是我带的心理分析专业博士研究生,他的硕士论文也是由我来指导,集中于对罗夏墨迹测验的心理分析研究。

[2] 沙盘游戏治疗中的“沙盘”,一般在150公分多长,70公分宽的样子。

[3]“抱持”,是我们心理分析的基本态度,如同英文中的“holding”或“hold on”,将“问题”或“困难”,“关键”或“敏感”,甚至是“阴影”和“情结”在象征性的意义上“拥抱”起来,同时,又能“把持”得住,或者是说“能持自性,法规物解”。

[4]尹立是心理分析博士后,四川震区心灵花园最初的志愿者之一,曾随陈兵先生治学,受教于王家佑先生,其博士论文出版为《佛教精神分析》的专著。

[5]地字从土也声,“也”本为“它”的异体,而“它”亦为“蛇”的本字。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