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6/24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心理剧心理剧

心理剧—《向阳而生》

作者:干了这罐忘崽牛奶(知乎)

关键词:原生家庭、家暴、留守儿童、心理障碍,校园暴力

第一章 年幼

“啪——”他揉了揉眼睛,刺眼的灯泡在头顶上晃来晃去,迫使他睁开朦胧的睡眼。眼前,水泥地上流淌着蜿蜒的茶水,不远处是几只摔碎的茶碗和瓷杯。再往前走一走,厨房里有两个人影扭打在一起,这一幕,数不清是这个月的第几次。

他坐在床上愣了愣神,想起上次的情形:父母在房间里扭打,满地的杂物,有打翻的水壶,掉下床沿的毛毯,还有角落里的他。那是的他还会哭泣,他在一旁无助的哭着,然后愤恨的呐喊:“别打了、别打了!”不知道眼前的两个人有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也对,毕竟自己那么渺小,那么一无是处。

他又躺下了,听着厨房传来的声音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眼泪却从眼角缓缓掉落,又加速落入枕巾的怀抱。他倔强的用黑黢黢的小手揉揉眼睛,假装从未醒来的闭眼睡去。

 

第二章 年少

校园里散学的铃声响起,同学们迫不及待的冲出教室,去迎接属于他们的国庆小长假的狂欢。他默默的看着他们离去,走到角落里拿起扫帚开始扫地。同组的几个同学拿着扫帚冲地上比划了几下也走了,最后离开的那个小女生边跑边对他说“别忘了锁门——”

他抬起头,看着女生消失不见的背影,说了句“再见。”

他将满地的纸屑都堆在了一起,然后从教室外拖来大垃圾桶,费力的将所有的垃圾扫到簸箕里,再集中倒进大垃圾桶里,他看着干净整齐的教室和堆满垃圾的大垃圾桶,他怀着愉悦的心情将垃圾桶推出去,然后仔细的锁好教室门。

明天妈妈会回来接他,从两年前爸妈外出打工至今,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相聚。

他回到家写了会作业,想了想又掏出日记本,写了首小诗。“小长假也要给妈妈准备一个礼物。”他这样想着,小心翼翼从日记本上将那一页纸撕下,叠成一颗爱心,又用彩笔涂上颜色,仔细的装进衣服口袋里。

后来是谁没有想到的事情,他们又再一次争吵,面铺里的东西能砸的已经被砸坏,桌子也被掀翻在地上。妈妈怒气冲冲的从他身边路过,也没看她一眼,爷爷奶奶追着妈妈去了,他不知怎的也追在了后面,眼看着妈妈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奶奶拽着妈妈劝着她些什么,爷爷回过头来牵着他跑过去,爷爷推了推他,试图让他劝阻妈妈留下来。他窃窃的看着不远处的女人从路边拾起块砖头,朝着他扬了扬,冲她撕心裂肺的喊到“你今天向前一步,我就用这块板砖砸死你,老娘说到做到——”他呆呆的看着那个女人上了出租车,车子扬长而去,卷起满天尘土,眼睛有些涩涩的,好像被尘土迷住了。爷爷奶奶朝着他无奈的笑了笑“你这孩子还是怂。”他觉得心里好想有根弦突然崩断了,眼泪想夺眶而出,但是他咬了咬嘴唇,憋住了。

 

第三章 少年

一转眼就是高中,繁重的课业让他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作为挂倒车尾进来的学生,是势利眼的班主任看他更加的不顺眼。末流的圈子里容不下他,顶流的同学们对他更是嗤之以鼻,他活的像个另类,像个怪物。

父母还是一如既往的为着生活忙碌,没有人会在意他,他也渐渐变得什么都不在乎。矛盾体的爆发好像是特殊事件,可事实上又是必然的。

办公室里的氛围十分冷峻,爸妈点头哈腰的在给班主任道歉递烟,闹事的几个头头无所谓的在撇着嘴抖着腿,好像全世界都在怪他。他恨,恨父母那卑微到骨子里的低贱,他厌,厌那些有几个臭钱就可以摆平一切的商人。他终于走出了那道门,余晖的照影下,他旁边行李箱的轮子在泽泽生辉。

他在另一个环境中平稳的度过了剩下的两年高中时光。

突然某一天,当他的目光落到教室里第三排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生命里出现了一种可能的期待。

每一个寻常的晚自习,对于他来说,都变得意义非凡起来。每当晚自习铃声的响起,那个少年都会来坐到他的旁边。他一动也不敢动,眼神开始飘忽不定起来,他握笔的手开始冒汗,明明平静的夜晚突然变得闷热无比,他不敢偏头看他,不小心碰在一起的手臂都使气氛无比尴尬。但自始自终,好像受影响的只有他一个,那个干净的少年永远在刷着题,是啊,全班第一的位置总要很努力才能坐的稳。

他变得比以往更努力了,高三的压力接踵而至,但每当他的目光落到第三排时瞌睡虫好像一下子都被赶跑了。他掐了掐自己的脸,又继续听下去,周而复始。

那段时间里,他鼻梁上架起了眼睛,度数随着复习试卷的增多而变高。但他活出了一种前所未有都充实,他好像新生儿一般,随着脑子里的迷茫散去,他的学习成绩也悄悄在一步一步往上爬。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脸红和心跳加速,也可以坐在后排和那个少年平静的分析上个周末刚考完的理综试卷。他的期待变成了可能,他如愿的活着和正常人一样,甚至活得比自己想像中的更好。

 

第四章 病变

生活是有多么的戏剧化,似乎上帝也不愿意他的生活可以像他向往的那样如愿以偿。意外发生在一个夜深人静的黑夜,那晚的天黑的没有星星,和往常的每一个夜晚都不一样,让他终身难忘。

那晚的他们在学校的露天观星台顶楼,深信不疑向流星许愿就可以实现愿望的少年,像断线的风筝一样跌落下顶层的时候,他是震惊的,也是绝望的。他不知道怎样被人拉下的顶楼,也不知道那个干净的少年是怎样被救护车的医生给抬走。学校将这一定义为学生考前压力过激事件,他作为自杀未遂的学生被劝退回家,接受精神治疗。

父母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个孩子从未做到真正的关心与理解,又好像一瞬间生活回归了正轨。慈爱的父母亲,和谐的家庭氛围,就算最后他高考失利,考取一所普普通通的大学,父母也没有责备过他什么。好像曾经缺失了的十八年关爱,在一瞬间让他全部拥有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切,都是那个干净的少年,换给他的。不知是流星许愿的灵验,还是这一切都是他的一场空想,他的生活就本该如此而已。

他还是选择了出逃,来到了离家乡最远的城市。他更加冷漠,不易与人交心。似乎未曾拥有就不会失去什么。可他反反复复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他一直忘不掉的,是黑夜中那一双独一无二的眼睛。

同宿舍的室友终于发现了他的病状,夜里的他大口大口的喘气,仿佛溺水的人在做最后的挣扎。室友们以为他高原反应严重深夜急忙架着他去了急救中心,结果医生却说他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反倒是像心理上受到过严重的打击。室友们狐疑的对视一眼,把他送去精神科才发现他有严重的精神衰弱现象……

 

第五章 成长

现在的他比任何时候都光芒万丈,他自信、阳光,可以一个人撑起全场。因为他知道,他应该比任何时候都坚定,用一个人的生命,活出两个人的光芒。毕竟,那个他也是如此希望的不是吗?


文章转载自知乎,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