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4/25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影治疗电影治疗

看电影时,你在看哪里?

电影时,你在看哪里?

Greg Miller 著/(sorceress_60884/译)

在《钢铁侠2》开头没多久,就有一段托尼·史塔克(Tony Stark)初次遭遇身穿机械服、抡着电鞭子的俄罗斯流氓科学家伊凡·万科(Ivan Vanko)的疯狂打斗场景。当时史塔克正在参加摩纳哥大奖赛,万科用鞭子像切吐司那样把一级方程式赛车劈开,甚至打伤了穿上钢铁侠战衣的史塔克。在那一分钟里,这个超强电力的俄国人似乎占了上风。

对观众来说,这是一幕典型的好莱坞超级动作电影场景。而对科学家来说,这是一扇研究人类大脑的窗户。在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近期的举办一场活动中,神经学家、认知心理学家和电影制片人共同探讨了一个话题,那就是科学家们通过大量实验与分析学到,而制片人通过直觉与经验所获知的——人类的注意和感知的机制。

举个例子,在《钢铁侠2》的这一幕中,人们注视的地方非常一致。伦敦大学视觉科学家蒂姆·史密斯(Tim Smith)展示了他所采集的,75个人在观看银幕短片时的眼动追踪数据。一台相机追踪了这些人的眼球运动,而后有软件逐帧制造了眼动热图。当史密斯播放这些热图重叠后的片段时,会发现红色的热点紧紧地追随着动作画面——人们都关注着打斗的英雄们,特别是他们的武器和脸,还有反弹在地上的汽车各个部分。

斯密斯在研讨会上调出了10个人在早前观看《钢铁侠2》片段时的注视点热图。视频来源:oscars.org

当史密斯播放他的热图动画片段时,《钢铁侠2》的导演乔恩·费儒(Jon Favreau)正在台上,而且似乎被该片段吸引了。他说:“你正在看着的那些都是真的,而你没有看的那些都是假的。”这个场景是在洛杉矶外的一个停车场里拍摄的,而那些船和赛道旁的人群都是由CGI制作。

“我们一直在计算我们预测观众的目光将会集中的地方,以及如何把观众的目光吸引到那个区域上,然后把镜头中能够虚拟的区域(按可虚拟程度高低)进行排序。”费儒说。“最好的视觉特效工具就是观众的大脑,”他表示,“它们会将事物组合起来从而令这些事物看起来合情合理。”

费儒说,你造不了假的地方在于面部和物理现象。费儒现在在导演《丛林奇谭》,他说里面几乎所有东西都是CGI制作的——除了面部。他说,令人信服的面部实在是太难被虚构了,即使用最成熟的动作捕捉系统抓住每一个眨眼和脸部抽动也不行。

“物理现象也是一样道理,”费儒说。在《钢铁侠2》的场景里,他的特效小组制作了有着和真车一样重量和尺寸的F1赛车复制品,并用液压系统或气垫将车升起来,从而制造出你在屏幕上看到的,赛车飞起的壮观场景。因为每个人都是天生的物理学家,人们清楚物体掉落时的情景应该是怎样的。“你会看到这些东西在撞击地面和相互碰撞时以极其随机的方式反弹、翻滚、转动,而这会形成一种真实感,”费儒说。

当画面大部分区域都是电脑合成的“假场景”时,人们却信以为真——这就是制片人施的魔术,他们利用的正是观众的大脑。关注总是将注意力放到面部和动作上,只有在既没有人又没有动作出现的画面里,目光才会分散开去——因此,只要保证人们目光锁定的地方是真实的,其他地方即便采用电脑合成,观众也不会注意到。除此之外还要符合物理原理,因为每个人都是天生的物理学家,人们清楚物体掉落时的情景应该是怎样的。所以制作组拍摄真车被甩起的情景,只有这些真实的撞击情景才能让观众信服。

史密斯说,当制片人出于直觉地理解视觉感知和注意时,科学家们正在尝试从机理层面理解这些东西。他和其他科学家想知道大脑怎样建立出一个对视觉世界的连续感知。“视觉感知就像是一条源源不断的流水,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子。”他说。事实上我们每次只能看到一样东西,先从这一块换取一点儿信息,然后将目光移到那一块再获取一点儿信息。然后不知为何我们的大脑就能神奇的把所有东西都组合起来,形成一段天衣无缝的画面。

从根本上说,这就是制片人这一个世纪以来在做的东西,这就是他们技术的本质。“作为一个心理学家,我意识到我能从电影制片人那里学到很多。”史密斯说。(编辑:Calo) 文章题图:philippegaulierart.com    编译来源 WIRED, How Movies Manipulate Your Brain to Keep You Entertained.   文章转载自心理学空间,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谢谢!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