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0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影治疗电影治疗

我们为什么喜欢恐怖电影?

David DiSalvo 文

mints 译

刚刚过去的万圣节上演了一个又一个惊悚的画面。对于那些喜欢装神弄鬼的人来说,万圣节是极其难得的行乐机会,然而,其他人看到这些惊悚的扮相则会浑身起鸡皮疙瘩、头皮发麻、翻江倒胃。

2018年万圣节的本土装扮(青蛇、白蛇)

那么,我们寻求这些可怕刺激的原因是什么?难道只是特别偏爱恐怖扮相这么简单么?是不是还有内在的生物学原因呢?

猎奇惊悚的装扮的确有生理化学上的原因,而且,这种猎奇就像是惊悚电影一样有着积极的方面——至少对于挖掘这种经验的人来说,的确如此。 研究发现,愿意让自己暴露在恐惧之中,能够帮助人们应对生活中的压力。看恐怖片可能是一种驱散焦虑的有效方式,甚至能够增强我们的心理韧性。

环境受控理论

能够解释这些现象的理论不多。 其中一个理论就是我们说的环境受控理论,这种理论认为,我们在观看恐怖电影的时候,正在故意触发一种情景,这种情景在我们控制之下,而且我们可以做出战斗或逃跑的响应。这一理论背后的思维逻辑类似于治疗恐怖症的暴露疗法。我们越是以一种受控的方式体验焦虑的发生,我们的思维就越能够处理自己的焦虑反应。

压力与免疫


恐怖电影助长了"善的压力"是另一种解释。尽管我们生活中的压力多种多样,但是研究表明,可控的压力是有益的,比如,会增强免疫系统抵御更大的威胁的免疫反应。也许看恐怖片就像给我们自己注射一些能催化韧性的小压力免疫针剂一样。一项小研究调查了观看恐怖电影对免疫系统的影响后发现压力和免疫功能有着重要的联系。

情景记忆

另外一个观点认为,重要的并不是恐怖电影的具体情节,观看电影时触发的相关记忆才是重要的方面。

我们是否能够回忆起我们第一次看恐怖电影或鬼片的年份,当时我们多大、我们在哪里看的,和谁在一起看的?回忆这些恐惧的情景可以让我们获得一些安慰。而且,那些经典的恐怖片往往是朋友之间的交流体验的谈资,而且相关的体验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磨灭,这些体验也提供了抗拒焦虑的反平衡力量,有助于社会凝聚力的产生。

情绪激素

证据表明,观看恐怖电影的短期效应之一就是能够提升情绪,至少对于寻求这种体验的人来说,的确如此。

研究恐惧感的社会科学家马尔基·克尔在他的书籍详细介绍了以上的观点,她还就这个问题在 TED做了演讲。 这一理论认为,观看恐怖电影时,会短暂的产生神经递质和荷尔蒙的混合物,这种生化递质的鸡尾酒淹没了神经系统,激增的多巴胺和肾上腺素一起产生了温和的、高涨的情绪欣快体验。如此的效果无法从过山车中获得。


克尔说,这种情绪反应也会让我们在在忍耐可怕情景时获得成就感。这就像是实现了一个目标一样,我们总算能忍到最后,这种感觉是极好的。

结语

然而, 所有这些好处只会让接受这些体验的人受益。对于那些无法接受恐怖情景的人来说,看恐怖片是一种很糟糕的体验。恐怖片并非对所有的人都有益。

所以,结论是,看恐怖电影的获得的好处可能不止一种。 如果你觉得不舒服,不用担心,万圣节的阴影很快就会过去。圣诞节就会来的。

文章转自心理学空间,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删除,谢谢!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