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3/4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音乐治疗音乐治疗

都市人形形色色的减压方式

记者海冰 实习生汪倩 喻晓露 通讯员方盼 刘晓梅

提要 置身高楼林立的大都市,行色匆匆的人们总会被工作、生活中的诸多烦恼和压力所困。既然难以幸免,就积极应对吧。于是,形形色色的减压方式应运而生——

做个“肚皮舞娘”——

寻回激情舞出健康

或性感,或妩媚,或冷傲,“舞女”们露出平坦的小腹,扭动小蛮腰,华丽舞裙上缀着闪烁的亮片,随变幻的舞姿叮当作响,俨然一场声色盛宴。

传说在古老的埃及,法老座下的嫔妃们为争宠而演绎出肚皮舞。因此,肚皮舞曾是“诱惑”、“欲望”的代名词。但在武昌街道口的一家舞蹈俱乐部,记者发现,跳肚皮舞蹈的会员十分坦然。

教练雷小姐说,肚皮舞能发掘女性潜在的魅力,近两年在武汉开始流行。该俱乐部目前有30多名会员跳肚皮舞,以上班族居多,主要目的是为减压、放松。

4月24日晚,记者再次来到这家俱乐部。一曲终了,阿娅轻快地从操房下来,与记者聊了起来。

阿娅在一家企业做行政工作,像不少白领女性一样,日复一日地重复单调生活,工作激情一点点被吞蚀,她的状态糟糕到了极点,时常莫名头疼,记忆力减退,工作老是出差错。

一年前,好友拉着她来到该舞蹈俱乐部,明亮的操房、好听的音乐,一下子吸引了她。起初,担心动作做不好,羞涩的阿娅总放不开。有一次,女教练让大家做一个臀部动作,她和另几个新会员不得要领,一个个把臀部翘得老高,教练轻轻拍下去后,夸张地模仿她们的动作,憨态可掬,引得大伙哄堂大笑,气氛也轻松了许多。

看着老会员跳得那么舒坦,阿娅受到感染,逐渐喜欢上肚皮舞,并越跳越好,长期伏案工作时形成的赘肉也慢慢消失,显出女性曲线美来。令她欣喜的是,自己的精神状态也明显改善,工作起来更加得心应手。

娴熟的舞技和顺便学到的美学常识、社交礼仪等,还出乎意外在工作中帮了她一把。前不久,一批外宾来谈业务,公司经理安排阿娅和同事接待。谈完公事,外宾们被引进一处高档会所休闲,听到音乐声,外宾即兴起舞。大伙一时不知找谁伴舞,阿娅主动说“自己学过一点”,遂陪外宾翩翩起舞,优雅的舞姿让外宾赞不绝口。这种融洽关系,也使随后的洽谈变得相当轻松,阿娅因此受到公司好评。

来玩“杀人游戏”——

演绎智慧戏出浪漫

“天黑了,大家请闭眼。”“杀手请睁眼……”在一串令人毛骨悚然的语音提示后,10多名扮演警察、杀手、平民的玩家在“法官”支持下,展开激烈角逐,现场气氛陡然变得扑朔迷离、紧张刺激。因每个人都隐藏身份,很难准确、快捷地找到敌对一方。不管是“警察”、“杀手”,还是“平民”,都需依据真假难辨的发言进行推理,并与同伴默契配合,才能争取胜出……

这是一群人正在进行的一场“杀人游戏”,一种推理游戏。

尽管针对这种游戏目前有不少异议,位于武昌珞狮南路的武汉首家杀人游戏俱乐部内,仍人来人往。会员们坚持认为,这个据称发源于硅谷,由IT人士发明的一种缓解精神压力的做法,是一种相对健康的游戏。

玩家“小酒窝”说,以前她的娱乐活动限于逛街、泡吧,相对酒精和聒噪的音响,“杀人游戏”这种仅花几十元钱就能玩得很痛快的方式,显得更纯净些。

该俱乐部负责人“去留”对记者说,游戏受到众多玩家的追捧,看到大家来这里能找到开心,他对经营这个项目充满信心。他举例说,有一个周六之夜让他对此有了深刻认知。当晚11时许,12名玩家从游戏中走出仍意犹未尽,有人提议“吃烧烤去”,得到大伙一致赞同。随后,在路边的烧烤摊,他们喝着啤酒,讲着笑话,话题从杀人游戏扯到政治、体育、娱乐、艺术等等,极尽神侃之能事。这些玩家中有公司职员、企业老板、学生、自由职业者,年龄和背景悬殊,但大伙都十分尽兴,畅所欲言,一直到次日凌晨才依依散去。

“去留”总结说,可能是撇开了社会角色,在一群与己无利害冲突的人群中,人更容易敞开心底那扇窗吧。此外,来玩的人大都是为了放松,彼此尊重隐私,从不主动涉及他人的工作和家庭。

也许正是这种纯粹的沟通,使玩家的本性能够真情流露,这个俱乐部竟然促成了几对有情人。在众玩家眼里,“阿Q”和“小龙猫”堪称经典的一对。

“阿Q”性格爽朗,他对记者直言,起初来玩推理游戏,只是为了减压,没想到会惊喜地收获爱情。

作为建筑设计师,“阿Q”经常没日没夜地加班画图,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也是常事,但闲下来又特空虚。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来到推理俱乐部,很快喜欢上这种休闲方式,在扮演不同角色,与不同搭档组合中,尝试着新鲜感。游戏结束后,他总喜欢反思,不断训练思维的缜密性,提高口才,不知不觉中也排遣了压力。

自打注意上“小龙猫”后,“阿Q”就想方设法追求这个直率、讲义气,又有点任性的女生。有一次,“小龙猫”带来面包问大伙谁吃,吃过饭的“阿Q”仍一口气吞掉四个,这让“小龙猫”对他有了些印象。

两人第一次亲密接触,是在去年光棍节(11月11日),俱乐部组织玩家们去森林公园吃烧烤,两人的关系火速升温。但在随后交往中,却时常发生磕磕绊绊。两个人都极有主见,总为琐碎小事吵得不可开交。譬如,在游戏中,不管“小龙猫”实际身份是什么,都会被“阿Q”踩(注:游戏术语,即怀疑某人身份是杀手)。“阿Q”无奈地说,既然他们是情侣,其他玩家都会认为他一定知道女朋友的身份,但那根本不可能,就只好乱踩。有时“小龙猫”被踩爆后,就会私下与阿Q吵个没完。

好在每次激烈争吵和打冷战时,俱乐部里好友总会出面劝和,一次次将他们从危险边缘拉回。如今,两人安全度过磨合期,已考虑谈婚论嫁。

感受音乐抚慰——

调节心绪驱散阴影

武汉科技大学大一女生晨晨,最近总觉得与同学关系处理不好,长期的思想斗争和内心的煎熬令她很痛苦。于是,她决定走进学校的音乐减压室。

只见不大的房间内,放着一张床和一台与电脑相连的音乐调节仪,淡雅的墙纸使室内气氛温馨愉悦。做过心理测试后,老师给她确立了减压方案。

老师先放不和谐、骚乱的音乐,她听后说“这里有些东西令我讨厌”;音乐接着换成忧伤恐惧的幻想曲,她说“我的情绪很乱,仿佛又遇到了那些麻烦”;随后改用爆发力很强的音乐,此时的她眉头紧锁,仿佛有股力量推着前进;当乐曲变成舒展柔情的交响乐时,她说“心情好多了”;随着竖琴、钢琴的连续琶音响起,她说“老师同学们围着我,很开心”“爸爸妈妈抚摩我,好幸福”。

整个过程中,老师不断给她进行心理暗示,引导她的思维,利用音乐的渲染力鼓励其勇于走出困境。临走时,晨晨的脸上挂着笑容。

该减压室负责老师张勇说,音乐治疗是一门集音乐艺术、心理学、医学、自然人文、电子技术等的交叉学科,是恰当地利用特定音乐的渲染力,不断加以心理暗示,通过改善对象的情绪帮其最终战胜自己,解开心结的心理疗法。

据张老师介绍,武科大率先在全国高校设立了音乐减压室,该减压室成立至今已两三年,得以逐渐完善。令他欣慰的是,前来减压的学生逐渐增多,而且不是等问题十分严重才来,不少同学感到不适就会过来调整放松。

走进“心灵厨房”——

消除障碍健康成长

经过十多年寒窗苦读,刘铭(化名)终于接到武汉某高校的录取通知书。

但随着报到时间临近,他越发迷茫,甚至觉得独自去陌生的城市读书,是件很恐惧的事。原来,从小到大,刘铭一直生活在优裕富足的家庭,大小事宜都由妈妈打点,上学一直由爸爸开车接送。为消除自己的焦躁不安,他不停地吃东西,体重一路飙升,父母也拿他没办法。

开学的日子如期到来。报到、注册、军训之后,正式开课第一周,他的生活就乱了套。因已养成暴食习惯,他买来成堆熟食、方便面放在宿舍里。由于担心继续长胖,他经常吃完后,设法用手将食物呕吐出来。室友觉得很恶心,叫他到洗手间呕吐,他仍我行我素。终于,一室友不能忍受,搬了出去。剩下的两室友也联合起来“管”他,要他整理好私人物品,清除垃圾。

有一天,刘铭买回一箱方便面,惹来老鼠在宿舍安了窝,室友与之发生争执,并扭打起来。他给爸爸打电话说“天都要塌下来了”,要他赶紧飞来武汉。他爸爸从河北老家飞来后,见寝室被儿子弄得一片狼藉,知道是儿子错了。父亲急忙安抚刘铭的室友,又帮他把寝室打扫干净后离开。未料,没过几天,刘铭又遇到麻烦,一个电话,父亲又飞了过来,如此,持续两个月之久。

身心疲惫的刘父找到武汉市心理医院心理咨询师汪老师,希望能解决苦恼。而刘铭因情绪和心理冲突严重,已形成摄食障碍。

汪老师根据刘铭的情况,对他进行家庭治疗。除药物治疗缓解其焦虑情绪外,刘铭被带进摄食障碍训练厨房,定期与医护人员一道去菜场买菜,自己动手做菜,但医生要求他定量的食物必须吃完。

经过一段时间多管齐下的治疗后,刘铭的状况得到很大改善,自理能力不断提高,同学关系也相处融洽了。看着儿子逐渐成长,刘铭的父母由衷感激医护人员。

据了解,武汉还有不少医院已开设针对各类心理障碍的开放式病房。一些心理压力较重,但无需去精神病院治疗的职场人士,会选择到这种非封闭式管理的病房减压。

参加户外运动——

挑战极限享受过程

4月24日晚,记者跟“蒙古医生”碰头时,他刚从上海飞回武汉。一聊起户外运动,他立马就来劲了,疲惫一扫而光。

“蒙古医生”十多年前就和朋友玩户外运动,逐渐形成一个自称“武汉野狗队”的圈子。每逢长假,“野狗队”总在网上发帖子,召集人马开展主题户外运动。根据多年积累的经验,“野狗队”制定出48条队规,以便新成员在临时组建的集体中迅速获得相关常识,通力协作,将危险降到最少。队规第一条“AA制”,更使团体关系简化了许多。

户外运动需足够的时间和费用支持,成员多为较高收入者,大家凑在一起,抹去了社会地位的差距,只需安心体验每一次旅途,因而,这种缓解疲惫心灵的方式,备受这一群体青睐。

“蒙古医生”说,到人迹罕至的自然中,历险是难免的,但对众“驴友”(注:背负行囊旅行者互相昵称“驴友”)而言,挑战自我极限之后,才能享受痛快淋漓的放松。

“蒙古医生”在网络日志“峡江栈道上最后的驴影”中,详细记述了一次难忘的历险:

2004年5月31日8时,得知三峡工程蓄水即将达到135米水位,三名“野狗队”队员试图穿越将永沉水中的三峡古栈道。当他们按山民指引的道路朝瞿塘峡栈道进发时,却怎么也找不到路。原来,他们在农家就餐的工夫,江水又涨了近1米,先前下船时观察好的小径全被淹了。

没有退路,必须翻过山,下到还没被淹的地方。他们边用手杖拍打草丛吓跑毒蛇,边赶路,突然一道近70度的陡坡横在眼前。在互相配合下,背着近20公斤包裹的前两名队员沿“之”字形路径攀爬,终于到了坡顶。但第三个队员爬坡时,脚下乱石、浮土不断被蹬落,茅草也被拔出,连续几次踏空后,在距坡顶3米处停下来。已上山的两人解下背囊带绑在一起,顺着陡坡放下,合力才将其拉上来。

又艰难翻过好几个沟坡,仍不知前方还有多少沟坎,他们只好求救,朝对岸停泊的船只挥帽子、吹口哨。过了半天,一艘小船向他们驶来。登上小船,在江风的吹拂下,他们唏嘘不已:大江之上,绝壁之间,有几个“驴影”在爬行,何尝不是一种不多见的景色,而在此过程,心灵的涤荡更是外人难以感知。

减压不是简单“发泄”——

发泄暴力治标不治本

从学校周边悄然流行“发泄果”,到员工网上下载发泄游戏“暴打”老板出气,再到备受争议的发泄网,“发泄”早已成了都市流行词汇之一,更是人们宣泄情绪的一种手段。

其实,早在2000年左右,武汉就出现了首家“发泄吧”。在发泄吧里,顾客可随意涂鸦,摔砸碗、盆、瓶等,并有假人随时受气。公司开张后,看客络绎不绝,消费者却少之又少。据称,开张第8天才迎来第一个顾客,试营业一个多月后,老板将价格调整为花5元钱可享受全套服务,但仍未能凝聚人气,其后只得悄悄关门。

2001年,某中学心理咨询中心,设供学生发泄的沙包,受到学生欢迎,差不多每天都有学生来光顾,受气沙包至今已换了多个。

去年正式营业的武汉市心理医院,也开辟出一间发泄室。在10余平米的屋内,四壁均是墨绿色的厚海绵垫,地上铺有暗灰色地毯。只有测试状态允许的患者,才会让其进入,一通拳打脚踢之后,患者可宣泄情绪,逐渐放松。此外,武汉市优抚医院也设了心理发泄治疗室,患者在医生指导下,可通过发泄辅助治疗。

很多都市人把“发泄”作为一种减压途径,寻找各种发泄场所和发泄方式。对此,心理专家称,心理减压是个复杂问题,若单靠有暴力倾向的发泄,治标不治本,必须依靠科学疗法,才能真正减压。

链接 外地减压新法

沙滩瑜伽、美容护理、蹦极、看恐怖片、拥抱大树等,都曾是风靡一时的减压方式。最近,各地减压活动的报道不断见诸媒体报端———

上海:120多名白领为减压,佩戴红领巾,在酒吧重做“小学生”,课间做眼保健操、玩斗鸡。

广州:近3000名白领齐聚某广场,边高呼“减压”口号,边上演了国内首场“人肉多米诺”,顷刻形成一条条“人肉彩带”;上百人参与“枕头大战”,借混战宣泄压抑情绪。

哈尔滨:首家“笑声俱乐部”让众白领以“笑”减压,让哈“漂”一族以“笑”会友。

 

(2007-05-02 07:01:48) 荆楚网-楚天金报http://www.cnhubei.com/200703/ca1329506.htm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