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7/16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梦的解析梦的解析

从梦屏概念谈梦境的上演以及精神分析的工作(二)

一部科幻片或者动画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基本的价值规则存在,任何一个游戏都需要涉及价值规则,如果有人乱来,剧情就不是简单的荒诞了,而是充满悖论的突兀或者毫无意义,让人觉得啼笑皆非。如果《加勒比海盗》第一部还算有规则,第二部怪兽的神力过于突兀,到了最后两部,又抵不过西班牙的十字军,这就让剧情过于矛盾,让人看的出戏,无法继续欣赏,梦的剧本也需要遵守规则,让自我在其中游弋。
不过,为了同时展现梦的无意识主体编织的背景下上演的剧情如何和梦的自我编织在一起,组成完整的梦的电影。我们首先需要从简单的部分开始,根据拉康的指引,我们援引玛格丽特的画作来说明这个层面:

与一般的画不同,画本身仅仅作为一个屏幕,这个屏幕和实际的场景结合:如门框(外面是海滩),如窗户(外面是草原)。这阐述了能指的功能和想象的屏幕有了结合点关系,鉴于前面我们已经给出狗的例子,我们把画框等价于下图交叉冒的B部分,而画内的内容,即对象,等同于下图的a部分。
如果考虑整个画作为整体(包括画内的画框和门户窗户以及外部场景),有个观看者,这对应着梦中自我的目光,在梦里如果我们不看自己的身体,梦中均如此呈现:
主体、目光与投注形象之屏的关系一般的画作中,画本身仅仅是一个屏,赏画者的目光看着画家希望展现的内容,让赏花者要么身临其境,要么在抽象画中加以沉思,画家赢得目光,而玛格丽特的画作试图展现的是画家本人的画作内容和画的场景(门户和窗户),这个层面再度唤起赏画者本人的层面,似乎赏花者正坐在画家同样的位置,外面的布景也因此似乎可以变化,赏画者更容易回味自己曾见过的类似场景。因此玛格丽特的画,让梦屏,表象的主体(赏画者回味的类似场景或者绘画者本人所处的场景——该场景何尝不可能是玛格丽特本人坐在一个城市的窗前回忆绿色的草原呢?)与当前的赏画的自我同时出现,这是其画作的特别之处。由此,我们可以讨论更为复杂的画,来让我们见证符号剧本最终设计,如何在梦屏实现。这是西班牙作家委拉斯奎兹在1656年的一幅画作《宫女》:
这幅画中,大多数人朝向赏画者,包括画家本人,见下:
甚至远处离开的门外的伯爵:
他们看着的是谁呢,根据目光的线条交汇,赏画者逐渐发现看的原来是这里的镜子中的两个人:国王和王后。

因此,与一般的画不同,画家处于画面中,而透过一个走廊以及窗户打开了这个房间之外的目光,这是怎样的目光呢?镜子中的是画家对面的人,也就是说是画家正在画的人:国王夫妇,其他公主和仆人以及狗,都是陪着他们的,走廊外则是窥视者,是国王的亲戚,后来篡夺了西班牙国王的王位之人。
这样,梦中的自我,就如同观赏者以及国王和王后的位置,而这幅画的剧情虽然是大家围绕这个自我展开(如同梦里!),但如何展开的线路却必须透过这幅画中人物关系(即我们想要阐释的梦屏上梦的布景关系)才能了解。这个关系在于暗喻的在门外走廊的亲戚伯爵的上位(走上楼梯),而画家和宫女虽然都看着国王,而国王和王后实际看着伯爵。如果我们从伯爵的位置来看国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这样站在A点注视着他:
为了了解这点,我们先来看,在一般的画中如何涉及到光与目光的关系下的成像角度的:
左边画者需要首先确定消失点(它处于画家正前方,也即上图最右边的点),进而确定画的平面(纵向)然后与之构成光学角度下描绘立体的成像线条关系,见下:

红色的线条汇聚于消失点。透过这个消失点,我们的构图才能涉及出赏画者角度的立体图像。这个机制即投射。与一般的画不同,玛格丽特和委拉斯奎兹都试图让另一部分投射到同一平面中,我们把新的平面作为S,而原本的画作(peinture)的平面作为P,见下图:

这个新添加的平面在玛格丽特是透过画的支架脚与窗户或门户的关系实现,在委拉斯奎兹那里是透过画中人物的目光和门户与镜子一同实现的。有了上面的准备,我们表示为下图:

我们将玛格丽特的第二幅画可以表述为上图,不过,回到《宫女》的图中,这个潜在的看者(国王的自我)和篡位者的目光,真正隐藏的剧情才出现,这非常类似于噩梦的剧情。梦中梦者和经常身份存疑的某个人的危机。恰恰透过唤起这个人的身份,我们才能了解梦的真相。这个真相涉及无意识主体的部分,无意识主体因此透过镜子,门户,窗户参与和推荐梦的剧情。这也是因此,梦中经常以门与窗户的形式出现,当梦者跨出某道门,他突然从一个地方进入另一个地方(从小时候的父母家跨入办公室,一跨出公寓门口,就到了青藏高原)。
梦屏上演的梦中的门户窗户因此起到的是将主体层面的表象与自我衔接,涉及到的是目光与成像之屏的拓扑结构,在《盗梦空间》中这种结构被用到了极致,同样,梦中梦也如同上面的梦的屏幕中透过电视、门户来对另一场域的剧情的投射。

我们这样就很容易理解狼人的怪怖的梦境:在自己卧室的窗户外面,一群狼站在树枝上回望自己。如弗洛伊德阐释,这些狼代替着自己的父亲。也即对于狼人而言,他的父亲在关注着自己。我们再给出一个梦的片段,一个分析者小时候乡下的父母总是和隔壁亲戚斗殴,他在另一个城市工作安顿后梦到自己回了老家,然后父亲在为自己修自行车车胎,自行车旁边是一个电视机,电视上放着什么,正当梦者在看电视的时候,突然自己就在电视的剧情中了,是城市中一个男人跑步要来追梦者,他在城市中的各种街道中游刃有余地逃跑着,本来已经逃脱,却突然那个追自己的人在前面找到自己。他降低的焦虑情感突然徒增,不过与之前的梦中类似的不同,他突然手中出现一把刀,然后自己挥舞过去,恐惧变成愤怒,而砍到对方后发现对方是自己的伯父,梦者醒来。在这个梦里,随着分析的工作,梦者经常被陌生人追得满地爪牙得到了结晶。恐惧的梦境来自于这样的背景,自己找到工作如父亲一样成家立业,与同事有一些不满,这样的情感唤起当年的家里的冲突,父亲骑自行车,梦里变成帮自己修车,因此梦者一定程度替代父亲的位置,而这辆自行车原本的位置就是老家的第一个房间的门旁右边的墙,而隔壁正是以前与父母争斗的伯父家,这样透过把本在客厅的电视机移置到自行车旁,本身借由自行车与伯父家的邻近性而构成的关系,将自己本身与同事的矛盾,一起合并为电视剧情上演。因此,分析的工作让梦者原本需要处理的人际矛盾,逐渐深入,最终胆小怕事的他,找到这个根源,即小时候父亲懦弱的形象下,被伯父攻击,而自己认同了父亲的这个部分,不过,分析工作不仅让自己核心的惧怕构成的早年关系成像,同时,梦者最终在梦中找到了出路。这个梦中的暴力出路将允许梦者能在现实中表达自己的不满,能够还击,而不是一味隐忍,直到关系破裂。文章转载自心理学空间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