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2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梦的解析梦的解析

我们为什么要做梦?别听弗洛伊德瞎说(二)

三分之二的人会说梦话

幸运的是,沉睡者并非整夜躺着不动、一言不发。他们在夜间会有一系列的行为,研究人员正在探索这些行为是否展现了梦的内容。梦里最常见的举动是说梦话,或称梦呓。70%以上的人睡觉时会说话,当然这并非是次次都出现(只有不到1%的人每晚都说梦话)。

人类不是唯一有梦呓现象的物种,许多动物在睡觉时也会“说话”:犬类会短促地吠叫,还有马在梦中嘶鸣,小鹦鹉会鸣唱,等等。法国雷恩大学的多萝特·克雷默斯(Dorothee Kremers)和同事于2011年甚至指出,饲养的海豚在睡觉时可以发出叫声,类似我们在水族馆听到的鲸的叫声。法国博物学家布丰(Georges Louis Leclerc,comte de Buffon,1707-1788)在其著作《自然史》(Histoire naturelle)中提到了鸟的例子:“(夜莺)不但睡觉,而且会做梦,做的也还是夜莺的梦,因为听得到它们梦中轻声的啾鸣和温柔的吟唱。”

人类沉睡者醒来时的讲述与其梦中所说的语句相当契合,这说明梦呓表达的正是梦中的思想。下面一个例子是我们在实验室中录下的一段梦呓:“你的问题就是我的问题?那是你的问题,你自己搞定。(沉默)你要是不满意你就走!(沉默)你这几乎是在威胁我??(沉默)以后不许再这样,因为家里我说了算。”沉睡者说的都是梦中自己的话:在对话时,他只“扮演”自己的角色,因此不会把对方的回答说出声。

有时,沉睡中的人也会有一系列微小的举动:眼球在眼睑下转动,鼓膜不由自主地颤动(就像听到了什么一样),阴茎勃起,手指短暂地收缩,脸上出现各种表情??这些动作并不都和睡眠者的思想活动内容有关:例如阴茎勃起就是一个自发的反应,和梦的内容无关;又例如婴儿睡觉时的颤抖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由脑干控制的。但像脸部表情之类的动作确实是梦境的身体反应:我们知道这一点,也是由于发现这些表情和人们醒后对梦的叙述有关。

因此,我们可以通过脸部表情来阅读做梦者的情绪,有时是幸福的笑容,有时是表示愤怒的皱眉。目前这方面的研究才刚刚开始,能得出的结论还不多,但这一研究方向潜力很大。同样,法国国家科研中心(CNRS)的托马·安德里永(Thomas Andrillon)和同事研究指出,在睡眠中眼球转动的同时,大脑也会启动,就好像睡眠者在观看一个真实的视觉场景一样。

梦中的动作

在正常的生理情况下,做梦者的行为仅限于脸部表情、语言及小动作。但如果睡眠者在梦中的动作变得非常大,可能是下面两种疾病的患者:快速眼动睡眠行为障碍(RBD)以及梦游症。

许多儿童都有过梦游经历,但少数成年人仍然会梦游。梦游者会自己坐起来,双眼睁开,喃喃自语(时常言语混乱或惊慌失措),并有各种肢体行为,例如模仿修车动作等。一些患有夜惊(指带有负面情绪的梦游症)的患者会大叫并尝试逃离自己的床。

这些行为可能由多种原因造成,例如压力或是遗传因素等,它们出现在慢波睡眠阶段。但RBD,即快速眼动睡眠行为障碍,顾名思义,出现在快速眼动睡眠期间。患者时常在梦中发生争吵,或是殴打咒骂无形的敌人。另外在20%的情况下,他们也会有非攻击性的行为:抽一支并不存在的香烟、唱歌、买卖物品、进食或是喝咖啡等。

在快速眼动睡眠期间能做出上述行为更加不同寻常,因为一般来说在快速眼动睡眠阶段,一组神经元会被激活,使得身体不能动弹(脸部和眼睛除外),因此睡梦者做动作比慢波睡眠时期更难。这些抑制性的神经元位于脑干上部脑和脊髓相接之处的蓝斑核。RBD病症的出现说明这些神经元不能正常工作,这也经常是帕金森病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前兆,因此需要及早注意。对这些病人进行及时的治疗也很重要,因为他们可能在梦中从床上摔下而受伤,甚至攻击他们的配偶。

直到最近20年,我们才开始了解这些梦中动作的原因,这也难怪,因为诊断和治疗这些病症本该由睡眠实验室负责,这些患者却时常被送去精神分析学家那里。精神分析学家并不了解RBD疾病在神经系统方面的成因,只能从心理方面找原因。有时候,我们很难让他们明白,之所以患者晚上有攻击性举动,其实是出于生理原因,而不是有“压抑”的暴力倾向。

所有人都会做梦

尽管这些病症令人痛苦,但它们也帮助研究人员了解了睡眠者脑中的画面。如果在患者梦中躁动时唤醒他们,他们讲述的梦与睡眠中的动作是一致的,这类研究带来许多进展,例如,我们现在知道所有人,包括醒后完全不记得做过梦的人(占人类总数不到1%),都会做梦,因为那些自称从来不做梦的患者在夜间也会像其他人一样乱动。

无论是高声的梦呓、丰富的表情还是全身的动作,都可以帮助我们从外部观察梦的内容,就像在看一部独一无二的戏剧。但研究人员难道注定只能做被动的看客吗?也不是。近年来,他们逐渐发展出一系列方法,可以和做梦者进行沟通和互动。

一般来说,我们在梦中不知道自己在做梦。当我们在梦中意识到这是一个梦(几乎所有人都有过这样的体验)之时,一般都会渐渐醒来。但是,一些人能够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但不醒来,甚至能够导演梦的走向:他们可以随意让人物登场,与这些人互动,甚至在面对死敌时候突然展翅高飞??这一混合的梦境叫做“清醒梦”。

处于清醒梦中的人有两层意识:第一层意识帮助他们体验梦境(感受梦中的七情六欲、奔跑甚至飞翔),另一层被称作“思辨意识”(reflexive consciousness),可以让他们意识到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因为眼睛的动作在睡眠中不会被抑制,因此清醒梦者可以用眼球向研究人员发出特殊的信号(通常是从左向右看两到三遍)。睡眠者在真实世界做这一动作的同时,在他们自己的梦中也做了这一动作。

多亏这一“由梦境发来的电报”,研究人员得以找到睡眠者有意识的阶段,并在事先选出的一些梦中动作与脑活动之间建立起直接联系。2011年,慕尼黑大学的马丁·德雷斯勒(Martin Dressler)指出,人在梦中、想象中和现实中挥动右手时,使用的是脑的同一个区域。关于清醒梦的研究尚在起步阶段,但已经有了喜人的成果:例如,神经科学家可以借此测量梦中时间的流逝。

此外,就算一个人从来都记不起自己的梦,他的梦也没有体现在外部的行为上,更没有办法受自己控制,想要了解他们的梦还有最后一个办法:直接进入他们的大脑。

日本京都大学的堀川友慈(Tomoyasu Horikawa)和同事编写了一个“读梦”软件,该软件基于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通过对清醒者(研究人员给他们看一些照片)和睡眠者(他们醒后讲述自己的梦境)的测量,研究人员首先发现视觉皮层特定区域的活动和某一类事物有关联:例如看到女性时某个区域会激活,看到汽车时另一个区域会激活,等等。接着,他们根据成像技术获得的脑神经系统活动情况,成功预测了梦中看到的事物类型,并且成功率相当高:如果睡眠者梦到的是食物,成功率为55%;如果梦到人物,更是高达77%以上。研究人员第一次得以在沉睡的脑中阅读梦境。

通过这种方法,神经科学让此前大量收集的梦为我们敞开了多扇大门,下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要如何解读这些奇妙混乱的梦境。比如,为什么我们会梦到展翅高飞,又为什么会在考试前夜梦到考砸了?科研人员提出了多种解释,而答案也并非唯一:人的思维本来就有多重作用,包括学习、自我发展、计划、适应等,那么占人一生四分之一时间的梦又怎么会只有一个作用呢?

仅仅是机器杂音?

面对“梦有什么意义”这个问题,哈佛大学的艾伦· 霍布森 (Alan Hobson)教授的回答比较极端:没有意义。他认为,梦仅仅是脑在夜间运转产生的副产品。他认为有一种“激活器”启动了海马体及大脑的感觉和情绪区域,这些区域随后利用我们的记忆制造出了图像和感觉。这个激活器可能是蓝斑区,也就是脑干中那个小区域,它不仅可以在快速眼动睡眠期间抑制肌肉运动,而且还可以引起指尖的颤动或眼球的转动。

某些脑区域(黄色部分)在快速眼动睡眠期间活动较少,尤其是掌管批判性思维和理性思考的前额叶皮层区域,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一阶段的梦中有一系列不可思议的奇异事件。另一些区域(橘黄色)反而特别活跃,例如视觉区域和运动皮层,因此梦中会出现多种多样的动作和画面。掌管情绪的杏仁体在梦中也经常过于活跃,因此许多梦情绪色彩丰富。快速眼动睡眠期间,脑干中的蓝斑区还会抑制身体动作(患有某些病的人除外)。不过,在慢波睡眠期间,科学家还没能建立起脑活动和梦境的相关联系。

有证据显示,构成梦境的一些基本元素的确是由脑干提供的。这来自于对一种罕见病患者的观察:罹患这种病症的人丧失了精神上的自我激活能力,即使清醒时脑中也不会自发产生任何想法。但我们发现这些患者还是可以做梦,尽管梦非常短,并很少有什么剧情。也就是说,在脑干中激活器的作用下,患者脑内出现了一些画面,但是仅此而已,因为人脑剩下的部分无法继续“编织”梦境。

在正常的生理情况下,梦中天马行空的故事就是脑为了解释脑干提供的互相毫不相干的内容而做出的混乱尝试。美国神经学家霍华德·罗夫瓦尔格(Howard Roffwarg)将这种观点总结为“梦产生于脑干,脑的其他部分将它装扮起来”。

一些外部因素,例如房间内的杂音等,也会被做梦者感知和解读。1958年,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威廉·德门特(William Dement)在睡眠者脸上喷洒水滴,让他们做了一些关于雨的梦。在夜间其他一些时候,脑几乎完全与外界世界隔绝,这可能导致出现一些所谓的“前庭系统梦”(飞翔、灵魂出窍、在空中游泳前进等):因为此时无法感知和重力有关的感官信息,脑就想象出一些情景来解释为何没有重力。与此相反,在快速眼动睡眠阶段,脑会创造出一些梦境,在这些梦中做梦者无法挣脱(比如脚粘在地上等)、无法动弹,而这也正是此时身体的真实感受。

但是,我不同意这种认为梦毫无意义的理论。某些梦境可能仅仅反映了思维在睡眠中感受到的局限或自由,但另外一些梦看来是有一定作用的。大脑在沉睡中会做梦的这一功能,可能是物种演化中经过自然选择之后的结果,因此可能会带来各种好处。这也是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学者所持有的观点。

文章转载自心理学空间,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谢谢!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