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5/27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沙盘游戏沙盘游戏

禅的游戏:箱庭疗法十回

箱庭疗法传自瑞士的容格分析心理学的卡尔夫,是基础于容格心理学、世界技术、客体关系理论发展出的沙盘疗法。由日本著名心理治疗家河合隼雄学习并介绍到 日本。后来他发现沙盘疗法其实很类似中国和日本古代的箱庭——即盆景,于是结合东方的意涵,而在日本实践沙盘,称为箱庭疗法。箱庭疗法可以看作沙盘疗法在 东方实践中,整合了东方文化和风格后发展出的传承。

一.箱庭疗法的原理:就那样

箱廷疗法中使用的“就那样”一词,令我想起禅的语言,就是“如其所是”或“本来面目”的意思,这也很象禅师们开悟时所说的一样。

“就那样”在箱庭疗法中是指来访者的真实体验。在心理困扰的病理中,箱庭疗法认为,“就那样”是人内在真实表现的时刻,但生活或社会总可能有别的观念约 束,这些约束会内化成为自我防御个体内在真实的墙壁,而隔断了表像自我和内在机体真实的联系,或者说隔断了意识和无意识之间的联系。这时候烦恼和心理困扰 就产生了。而重建这一联系,使内在机体的真实被表像自我所体验,或者说无意识的内容被意识所真正接纳,则烦恼和心理困扰就得以解脱。

由于箱庭疗法来源于荣格心理学,“就那样”一词又很类同于荣格心理学的“原型”,“原型”代表一种生物机体普遍存在趋势,这一趋势来自生物的长期演化中为 了适应环境而发展出的功能。现代社会由于环境和环境中的各种心理象征物改变或损失了,自我的表像意识走得离开原有的机体真实太远时,那些内心的“原型”力 量的表现就会在某种程度上受到挫折和障碍,而这些被挫折和障碍的能量其实并不消逝,而是以一种烦恼,或神经症状、人格障碍等形式来表现。
“就那样”来自一种东方式语境下解释“原型”的词汇,它类似禅,“就那样”类似禅所要亲证的“本来面目”。当这一本来面目再次在现代社会和生活中被亲证和接触到的时候,烦恼或困扰就自动消逝。

二.箱庭疗法的沙具收集:个人史和资粮

箱庭疗法最重要的工具自然就是沙盘和其中的玩具,而收集其中玩具的工作则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所谓资粮是佛教术语,指一种积累,对于将来道路的酝酿性积累,所谓资粮的更直白意思是要准备将来旅程中的食粮。

虽然箱庭疗法的沙盘和玩具有不便宜的现成的购买,不过现成购买的沙盘玩具一般作为基础沙具比较适当,而想在箱庭进程中获得良好的治疗效果,那在理论上沙盘 最好是具有治疗师个人生命色彩的,那几乎是活的,那些玩具多能折射出治疗师个人的风格。沙盘、沙具最好和该器具的拥有者——箱庭治疗师是一体的,佛教所谓 身土不二。这系列沙盘中的玩具其实反映了治疗师本身的个人生命史,包括阅历、背景、情结、原型、自我的探索、学习、感悟等等。

最好的沙盘玩具类型和数量,是会随着治疗师的生命的成熟而改变增加的。并不存在一种一成不变或现存的沙盘。当我们看到不同沙盘和玩具时,我们一定会看出每 个不同风格和经历的治疗家的一些内在生活,这是箱庭治疗家“就那样”的真实存在,也是箱庭疗法中协助来访者“就那样”的开始。

三.箱庭疗法的设置:守护曼陀罗

守护曼陀罗是佛教中保护修行者不受到恶魔攻击的界限,而心理治疗中的设置就类似于此。设置可以帮助规定好治疗师和来访者之间的界限,并因此能够体察种种移 情和反移情而理解来访者的关系模型。那些来访者试图突破设置的行为因设置的存在,可以被治疗师及时了解,而纳入治疗的进程中。

在箱庭过程中,50分钟是规定的时间,可以根据来访者要求更短,但一般不会更长。而箱庭实践过程中,来访者因为情绪失控而产生攻击箱庭玩具中某些物件的行为,则需要及时加以制止。因为这可能是来访者的自我进入过深或者是创伤激发过于严重等等的结果。

而安全的箱庭治疗室,符合心理治疗行业的治疗师道德伦理,绝大部分设置也类似于其它的心理咨询。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需要特别关注的点。

四.箱庭治疗师在治疗关系中:母亲和禅师

(一) 母亲:箱庭治疗师在治疗关系中

箱庭疗法来自日本心理治疗大师河合隼雄的贡献,而河合隼雄的所学的来源是瑞士荣格的学生卡尔夫的创意,卡尔夫在沙盘疗法创始前,曾经求学于著名的英国精神分析客体关系理论家温尼科特。

温尼科特以足够好的母亲、过渡性客体、包容性环境、真自体和假自体等观点,影响了客体关系理论和自体心理学。其中包容性环境对于箱庭疗法可说有重要意义, 温尼克特说:“最初,母亲本身就是这个促进发展的环境"(Winnicott,1963/1965i,p.239)。此促进发展的环境其特质即是“调适” (adaptation)。

而类似的观点包括包尔比的安全基地、比昂的包容、科胡特的自体客体,这些类似的观点都强调了在治疗时间内,治疗师对于来访者神入理解的重要性。这时候来访者如果感受到自己身处一个安全的、被关注、被赞赏、被原谅、被容纳的抱持性环境,那治疗

这时候,治疗师的角色就如一个母亲,在容格的分析心理学来说,这被称为来访者对于母亲原型的需要。这时候治疗的进展就会自动发生。

老子: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

(二)禅师:箱庭治疗师在治疗关系中

禅的禅师所表现的是无缚的自由和平常心的睿智,他对于弟子是充满节制的启发式。因为真实是不可能被言传的,因此关注态度的启发和身教对于弟子是更重要的。 印度——西藏类似禅的大圆满传统中早期也有非语言的持明表示传授。箱庭疗法的本质是非语言的无意识治疗,这因此很类似。因此箱庭疗法的过程中,治疗师除了 母亲角色的关注包容外,陪同一起度过这些制作沙盘的时间是十分重要的,在这些陪同中许多影响和改变尽在不言中进行。山中康裕在《沙遊療法與表現療法》一书 中表示:“沙遊治療最重要的是什麼?就是治療者的在場,也就是說在個案製作沙盤時,有一個專心在一旁守護的治療師存在,這本身就是治療的重點。”

或许真实本身需要治疗师对于自身的触及,而这一触及需要自身的训练。只有当治疗师是足够真实存在时,来访者在箱庭中才有接触真实的可能。而这一自然的对于“就那样”的触及是治疗师所确信的。

有时候,这里会有教育取向的治疗师会觉得,箱庭疗法中似乎除了那个箱庭工具外,治疗师什么都没有干。但实际上治疗师在旁边的神入关注、和来访者对于沙盘的 共同欣赏、和来访者的少少对话,和自己对于真实存在的“就那样”的领悟,都会无意识中深深的影响来访者的无意识,进而产生治疗功效。

禅师明白一件事情,对于真理的开悟终究会需要弟子自己去经历,他不是去指导,因为那样会干扰弟子的心灵的进展,在原来的内容上去附加了新的内容,而是让原 来被附加的内容下的真实被揭示出来。而对于箱庭疗法来说,也是这样,痊愈需要来访者自己来通过该过程来完成,真实的感受通过自己的接触来经历。

五.箱庭疗法的实践核心:儿童的再生

温尼科特曾经说,如果一个人能够恢复游戏能力,他的心理困扰就开始走向痊愈了。

在《村上春樹去見河合隼雄》一书中,两人一段对话也十分说明这点:

村上:有病的人不會创造的故事嗎?

河合:因為心理困扰,所以不能创造。

在儿童时期,我们往往会更自由和忘我的玩,这时候我们更接近生物机体的本性,而随着年龄增长,这些本性越来越被社会所要求的形式所束缚,当然社会要求的这 些形式并不是错误的,只要合理都是生存所需要适应的。但往往的问题在于,我们不知道那些部分才是真正需要防御的,有时候我们会因为某种原因去回避和压抑自 己的“就那样”的真实感受,于是困扰慢慢就形成了。

而箱庭疗法的实践过程,就是让来访者在箱庭的实践过程中自发性和原创性的的去选择沙盘玩具,去根据感受游戏沙子和摆放玩具和布景,这些过程本身极大的促进 了来访者与合乎本性的就那样的感受相接触,在此时此刻获得渐渐的修行进展,而由对于真实本性的渐渐接触,最后导致量变到质变的顿悟。

儿童原型的复苏是一个人的机体和心理回归自然之中,而其实自然并不远,就在一个人的身心之中,只是因为迷惑一直受到不合适的防御而已。现代化的社会进程导 致人的自我表像意识发展得太脱离自己的无意识本性部分,这样子的疏离带给我们的可能是不幸福。而重新发现这一本性中的“灵魂”则使生命重新得到完整的启 动。文章转载自心理学空间。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