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7/16

用户名: 密码:

预约热线:0371-63310633、86172899  

本站目前有:名网友关注!

您好!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沙盘游戏沙盘游戏

Kalff(沙盘治疗创立者)论沙盘治疗

荣格心理治疗师Dora Kalff基于自己在苏黎世荣格研究所对西藏佛教的研究,与英格兰的Margaret Lowenfeld一起,于1950和1960年代在瑞士创立了沙盘游戏治疗。  

借助于形象玩偶、以及被沙箱围起范围内的沙子的布置,使当事人有可能设置出一个与他/她的内在状态相对应的世界。就这样,通过自由和创造性的游戏,潜意识过程以相当于梦体验的三维画面世界的形式,得以显现出来。以这种方式出现的一系列形象,使得荣格描述过的个体化过程被激发起来而得以显形。

分析心理学所努力带来的、荣格称之为个体化的过程,可以被理解为是这个过程:获得对人类整体的意识。“整体”意味着一种倾向:超越相互的排斥性对立、努力实现对立面之间的整合。它就是始于人初生之时的那个整体的结构,是人类的基本方面,荣格称之为“自性”。

这个整体最初是位于母亲的“自性”内。对新生婴儿的需要(如满足食欲、不受冻等)的照料关爱(借助母爱),是位于肉体母亲身上。我们把这个时期称为母-子合一阶段,在这时,儿童在母爱中体验到绝对的安全感和安全。

一年以后,儿童的“自性”从母亲中分离出来。母亲显示出情感、儿童把“自性”体验为与母亲的关系;而安全感变为信任关系。

由此导致的安全感是第三阶段的基础。第三阶段开始于2岁末,在此阶段中,“自性”的中心在儿童的潜意识中得以整合,并开始以整体表征的形式显现出自己的存在。儿童以象征语言的形式来游戏、绘画,这种象征语言已有上万年的历史,所有文化中的世世代代的人们就是借助于它,来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表达出整体。这是一种深刻的体验,它常常以圆或方的形式表达自己,并伴随着神圣向往感。因而圆不再仅是几何形状,而变为一种象征,使人类不可见的内在存在得以显形。象征是饱含能量的内在形象以及人性特质的代言者,它们的显形会持续影响到人类的发展。有神秘或宗教内容的象征因而代表着一种内在心灵秩序,这种秩序可以是自我的健康成长的基础,而自我则创造出与外在世界的关联。

荣格谈到外在与内在世界的合一。事实上经常是,通过借助人格面具对外在世界的单方面适应,潜意识内在世界受到压抑――世界被合并入阿尼姆斯与阿尼玛的异性心灵意象之中。潜意识包含着被传递下来的即往集体体验的心理能量,以及被遗忘和压抑的个体个人的体验。被理解为一个合一体的人类,必须能够持续中介于内在和外在世界的要求之间,这是证明人是本真个体的唯一方式,因为这样,人就既不是潜意识内容的无意志牺牲品、也不是社会和世界中的超级适应动物。然而,这种倾向的实现,只能使得做为意识人格中心的自我,变得意识到自己的相对性、并把自身理解为“自性”的形式部分,而“自性”则体现着意识及潜意识个人的合一。另外,荣格赋予“自性”以治愈和调节的特性,而这正是分析心理治疗所要揭示的。(董建中译,ttzoo@163.com)

在沙盘游戏期间完成的活动本身,能够带来一定程度的、自我与“自性”力量的相会――显现为神秘体验,而神秘体验经常以宗教象征的形式表达出自己。沙盘游戏特别强调整体的这一方面:身体与精神的总体性。在其消极方面,精神显形为绝对的理智而失去与感受和身体的全部关联。关联的这种缺失,表达为对感受的轻视――认为感受是不清晰的,还表达为这种观点:身体是原始和非精神的。这种在现代人身上极为常见的态度,常常是心理障碍的诱因。只有当理智学会把自己理解为只是形成总体个人的要素之一时,当事人才能找到返回生活感觉与生活意义之路。新找回的整体把自己象征性地表达为曼荼罗类型的表征。

在治疗中我把沙盘游戏应用于治疗儿童及成人,以便进入潜意识内容。正如名字所表明的,沙盘游戏是在一个特定大小的沙箱(约19.5x28.5x2.75英寸,箱底和侧面涂有明快蓝色的防水漆)中游戏。另有几箱干燥及潮湿的沙。当事人还有若干他们可以随意处置的形象玩偶,用于赋予他们的内在世界以现实形式。他们可以从中选取的形象玩偶应当尽可能完整地表征出我们在外在世界以及在内在创造性想象世界中接触到的生物或非生物存在,如树、植物、石头、大理石、马赛克、野生及家养动物、从事各种活动的普通男女、士兵、神话形象、各种文化中的宗教形象、房子、泉水、桥、船、车辆,等等。

沙盘游戏直接而清晰地显示出,人类能够接近整体。我们因而能够打破自己的困顿观念和恐惧所造成的狭隘视野,而在游戏中发现通向我们内在深处的新关系。沉浸在游戏中的个人成功地使内在意象显现出来。因而建立起了内在和外在世界之间的关联。

想象在沙盘中驰骋。在这个天地中,漫无边际的幻想获得了具体的形式和形态。我们可以说,只有当幻想被迫把自己限制在有限的形式中时,幻想才能产生出结果。这个结果就是自由-限制的两极化。一方面,自由就在于这一事实:对当事人的塑造性活动很少设定边界。当事人可以从各种形象中加以选择、可以建构起与自己最密切的世界的图景。而限制则蕴涵于这一事实:必须在众多的形象中加以选择。就这样,当事人成功地描绘出自己的潜意识症结。现在我们观察到这样一个过程的启动:潜意识、隐秘总体取得主导权。当个人开始游戏时,他们所服从的法则,正是引导他们走向对立面和解的法则,而这个法则,的确是游戏的决定性特征。游戏是不可见之物与可见之物的调解者。

沙盘游戏中的另一个重要对立,是肉体与灵魂间的对立。借助于沙,表象被赋予有形的形式,这样我们就可以说,内在内容找到肉体形式。我们更观察到,如果能够实现整体的显形,则塑造行为可以成为深刻、触及情感的体验,它的最灿烂的表达就是曼荼罗。内在力量得以显露的一个先决条件,我称之为自由和受保护自主空间。治疗师的任务,就是赋予这种自主空间以现实形态,当事人在其中感受到完全的被接受。这个自主空间受到这一事实的保护:沙盘游戏治疗师承认患者的边界。治疗师成为被信任的个人。就这样,消极或破坏性倾向不是被抑制,而是被加以描绘和转化。

经由对潜意识内容(以象征的形式表达出自己)的表征,对沙盘游戏的分析过程得以展开。最初的场景往往反映着接近意识层次的情境,但它仍然会涉及到症结。在许多实例中,仅基于一个最初的情境,我们就已经能够找到制订内在冲突解决方案的重要线索。随后出现的表象越来越远离意识的优势控制,而进入个人的更深层次,具有了潜意识内容。这些表象常常显得混乱,证实了被释放能量的存在。患者最后可能到达我们称之为“对整体的表达”的阶段,“整体”即荣格学派所称的“自性”。因而生成“自己内在反应”的心理情境,它常常招致神秘体验、招致心灵接触的建立。通过认识到自我被包含于“自性”(“自性”体现着意识与潜意识的合一)中,自我做为意识人格中心的绝对性得到削弱。这一体验是心理能量开始转化的基础。

在沙盘形象中,最初是在原始肉体的层次上看到这一点。植物和动物世界的主题浮现出来。在前景中是水与土地。因此我称这个发展时期为植物-动物期,这是与身体最低层次的相会。也是在这时,发生与异性灵魂表象的相会,这仍然是完全潜意识的,即,男人中有女性创造力一面、女人中有男性理念一面。这些是开始浮现出来的新的创造性心理能量。对这些心理能量的确认,导致努力应对它们、导致它们在随后某个阶段发生转化。黑暗心理能量被转化为光明和建设性的心理能量,后者在正清醒过来的创造力的帮助下,赋予生命以新的方向性。经由沙盘得以表达出的整体,现在必须在生活整体中找到自己的表达。

可以概括说,自我与自体的整体、身体与心灵的整体,成为目标,并在“心理能量不应压抑而应转化”的原则下得以表达。

从对可能的内在发展序列的这一描述中,我们能够确认:治愈体验是当事人与内在表象动力的牵涉的直接后果,并赋予内在表象以具体的表达形态。治愈体验表明,对沙盘游戏活动的讨论或宽泛解析,会抑制当事人的这种能力:保持对仍要求在前言语层次上进行自发性表达的事物的开放。然而对于治愈和自我知觉过程来说,建立与自己内部仍为潜意识一面的接触,具有决定性意义。由于这一原因,治疗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应当推迟对言语层次上内容的讨论和意识化,直到沙盘游戏体验过程基本结束并被体验为内在生活过程为止。这种治疗形式的基本要素,就是对沙盘形象及所导致内在紧张解决的塑造与体验。这类体验也可以被看做是对潜意识内容进行意识化的一种形式,虽然不是在言语层次、而是在对这些内容的塑形和体验的层次。对这些内容的内在体验经常先于在外在生活领域中对它们的矫正。

在进行沙盘游戏期间不对所塑造形象进行评价和解析,这一事实并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成人在言语解释的层面上获得对体验的意识――这一过程在后来可以具有重大意义。

然而重要的是,治疗师或咨询师要正确理解形象的象征语言、基于这种理解而内在地跟踪这一过程,并在某些环境下,在不参考沙盘游戏的情况下,建立起与外部生活境遇的关联、找出可能的问题所在。对治疗进程有决定性影响的还有:确认出在沙盘游戏中进行象征性自我表达的移情,并能够适当地对它做出反应。

除塑造沙盘形象,还应当与被分析者一起讨论日常问题和考察重要的梦,这也完全符合治疗需要。

特别是在治疗儿童时,除进行沙盘游戏外,还要有足够的其它游戏及创造性活动如造型或绘画等。这些游戏非常有益于把儿童在沙盘形象中显形出来的内容加以扮演和实现,而且在另一方面,还能够进一步发挥内部沙盘游戏过程的作用。(董建中译,ttzoo@163.com)

为了能够完成沙盘游戏任务,治疗师咨询师在接受心理培训之外,必须能够满足两个至关重要的先决条件。

  

1、因为沙盘游戏过程以象征语言表达自己,因而必须有渊博的象征语言知识,如在宗教、神话、童话、文学作品、美术等中表达出的象征语言。对于对象征的深度心理学(荣格创立)解析来说,更是如此。最重要的是,治疗师必须基于自己的心理成熟过程,亲身体验过这些象征及其效能。只有这种体验,才能使治疗师有效地陪伴当事人经历沙盘游戏过程。

2、另一方面,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治疗师咨询师必须能够建立一个自由并受到保护的自主空间。我们想要为他人加以中介的内容,应当来自于我们自己的体验。这意味着,治疗师咨询师应当具有一种坦率――它源于与自己的黑暗和未知一面的开放式相会。而同样重要的,是对自己的内在积极可能性的体验――这种体验确保拥有内在安全感,从而使人能够为他人创立保护性自主空间。

最后对于治疗成功具有决定性影响的,是积极的动机――为当事人设立自主空间,以使当事人以独立的方式趋近于整体。这个意向应当通过持续的自我训练修行,来力争深化自己的这种能力:提供本真、非自我探索性的帮助。

(英文原文来源:《沙盘游戏治疗杂志》,1991年第1卷第1 号)文章转载自心理学空间 

郑州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青少年心理咨询—河南郑州福斯特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以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心理咨询电话0371-63310633、86172899